2014香港書展-香港文匯網

你的位置:2014香港書展 >> 资讯 >> 名家面對面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黃碧雲、鍾曉陽:重寫與重行

热度65票  浏览30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7月19日 19:42

鍾曉陽與黃碧雲分享新書  (圖/ 陳佩佩)

 

文/ 張蕾 陳佩佩 陳旭賢

來源:汕頭大學長江新聞與傳播學院2014香港書展報道團

7月17日,香港作家黃碧雲、鍾曉陽攜各自新書《微喜重行》、《哀傷紀》出現在第二十五屆香港書展名作家講座。講座融合兩位女作家新書中的「微喜」、「哀傷」,以「重寫與重行」為主題講述人生經歷及對生命的回顧與反省。 

黃碧雲1961年出生在香港,她的名字常與亦舒、張小嫻列在一起,被認為同是這座城市立傳的女性。五十多歲的人生經歷中,曾任香港《英文虎報》記者、議員助理,開過服飾店。她的成名作《溫柔與暴烈》於1994年獲得第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獎。

鍾曉陽1962年出生於廣州,後去香港。十八歲寫下的成名作《停車暫借問》震驚港台文壇,成為當時台灣十大暢銷書之一,台灣著名的純文學雜誌「三三文集」隨即引進該書出版,馬上又在寶島紅極一時。

同是香港作家,黃碧雲與鍾曉陽年齡相仿,且有很多共同之處,二人均十分低調,所著作品有種酸楚悲涼的基調,多涉及死亡、黑暗與幻滅。這次講座主題「重寫與重行」的設立,也體現了二人在撰寫作品上的默契。黃碧雲在不同小說中,經常使用同樣的人名,讀來似乎是故事的重寫;而鍾曉陽今年推出的新書《哀傷紀》也是對以往作品《哀歌》的重新續寫,《哀歌》是鍾曉陽1986年的作品,講述一個少女到美國讀書,認識一個四海為家的華裔男子,並與之成為戀人,但這段感情卻因女孩歸國無疾而終。今年,鍾曉陽重新續寫這部小說,取名《哀傷書》,並將《哀歌》與《哀傷書》合集出版,稱為《哀傷紀》。小說中的少女和男子都已屆中年, 經歷人生起跌,最終仍是擦肩而過。

對於《哀歌》的重新續寫,鍾曉陽認為這是對回憶的接軌。作為作家,鍾曉陽並不能算是多產,但對於自己的小說,她總會在一段時間後進行回顧,並為小說寫上後記。鍾曉陽說,如此才能慢慢回憶,將曾經斷了的東西慢慢填補回來。

如果說鍾曉陽撰寫後記是對記憶的填補,那麼黃碧雲的新書《微喜重行》則是對人生情感的彌補。《微喜重行》講述一對感情深刻且複雜的兄妹如何超越正常情誼,最終各自獲得靈魂救贖的故事。在這本書的封底,有這樣一行字「微喜將她寫過的,再寫一次。你將我視作微喜,亦無不可。這是我寫給我哥哥的遺書。」黃碧雲解釋說,這不僅是一本小說,也是她自己寫給過世七年的哥哥的一份「遺書」。

早年喪母、冷淡的家庭關係讓黃碧雲的人生抹上了深刻的陰影,過早對死亡的體驗讓她擁有異於同齡人的冷靜與沉著。漂泊的生活讓黃碧雲鮮於陪伴家人。她回憶說,「有次哥哥四處找我,終於找到我時卻說『我以為你死去了』。」如此奇怪的對答讓讀者感受到蒼涼的心理感受。

 《微喜重行》不只是一本小說,更是黃碧雲對她死去七年哥哥的懺悔。黃碧雲說,「人死了七年,永遠看不了遺書,遺書對他也無效,等於呼救無門。這是無人聽的禱告與懺悔」。

黃碧雲把書獻給死去的哥哥,書中主人翁間的情,對應其對哥哥的懺悔與禱告。關於如何活到豐盛問題,她說,《微喜重行》體現了生命的豐盛。很多人在二十歲的時候想出人頭地,而像自己活到現在這個年紀,已無此想法,反而活得自在,沒有什麼可以去競爭。通過《微喜重行》,她再次出發,像周微喜一樣,「回想生命、反省生命」。

反省生命,偶爾會得到意外的收穫。正如鍾曉陽對於海洋之於生命的看法一般。在《哀歌》中,鍾曉陽寫到的男主人公熱愛海洋,以打漁為生。但在現實中,她對於海洋的熱愛則始於二十歲回到香港之後。她小時對於海洋並沒有感覺,但在擁有一定的人生歷練之後,鍾曉陽開始愛上看海,她認為海洋就像人生的未來,看似平靜,但卻蘊含著衝突與不安。

重寫小說,使故事完整;重行生命,彌補人生的缺憾。香港作家黃碧雲與鍾曉陽,便在重寫重行中感悟、領會。

TAG: 重寫與重行 鍾曉陽 黃碧雲
顶:7 踩: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6 (18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4 (18次打分)
【已经有18人表态】
6票
感动
2票
路过
2票
高兴
2票
难过
2票
搞笑
1票
愤怒
1票
无聊
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