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 - 台方:樂見溫總來訪 惟需慎重規劃   - 溫總備足「彈藥」 應對新金融挑戰   - 溫家寶總理答記者問(全文)   - 中國促美守諾 保華資產安全   - 溫家寶用「心」晤傳媒   - 「保八」有難度 努力可達成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首頁 >> 連線北京
「兩會」底色·記者列傳

http://www.wenweipo.com      [2009-03-02]
  兩會召開在即,想起十年來「兩會」遇到的記者同仁朋友,精彩、生動的面龐浮現在眼。去年「兩會」結束時,我寫我心底的祝福;今天,我翻開昨日之祝語,希望我既往的祝福,在明天即將拉開大幕的「兩會」上,在金融危機的背景下,在人民大會堂裡記者追逐熱點的奔跑中,能夠逐一成真:

  我祝福,不斷跳槽的我的記者朋友,真的擁有「煉金術」般更燦爛的前程!

  我也祝福,像春天的小蜜蜂一樣更辛勞、更繁多的記者,今年再來!

  我更祝福,人民大會堂裡相忘十年的小郵局明年吐出更美好的信箋,遠離首都的「畬族醫藥『李時珍』」書寫更精彩的足跡,今年握手再相見!(文:彭凱雷)

  十年「兩會」,看盡大人物風雲際會,從內閣部長到明星演員,再到一些默默無聞的人,是他們構成「兩會」政經風景的底色。有的是跋山涉水的基層委員,心懷社稷;有的和我一樣是奔跑中的記者,心中有喜悲哀樂;其中有如魯迅所言他們是「民族的脊樑」,更多的是或如詩人楊鍵所說「沉默是我的國家的底色」。或許,就在這裡,讀懂中國。

  底色之上,引人矚目的場景就是「滾雪球」,核心是知名委員、代表、與會官員,里三層外三層的是記者和閃光燈。央行行長周小川、著名導演張藝謀、甚至毛澤東孫子毛新宇,都在大會堂內平地突騰起雪浪。在這些浪潮消散時,總有一些記者窮追不捨,一直追到門外,追到停車場,追到代表委員車子關門啟動的瞬間。

 

追逐部長車窗前

  新華社報道有一個「小花絮」,說是一位美女記者追訪致公黨中央主席、國家科技部部長萬鋼,一個人一直追到萬鋼上車,關門,關窗被拒絕。其實不然,在他上車之前,記者追問萬鋼是否會有更多的民主黨派在政府任職,萬鋼回應:「會增加的!」當工作人員關上車門後,記者問「那致公黨呢」?已坐下的萬鋼搖下車窗,微笑回應「這不都有一個了嗎」?這就是開明部長的真實細節,這就是我的同事馬靜,鍥而不捨追詢著政改最新動向。

  還有新任政協委員的中央統戰部副部長斯塔,遇到他時,這位藏族高官笑言文匯報兩位記者「來勢兇猛」,不問到新聞不肯罷休,他直贊香港記者真是敬業。香港文匯報第二天刊出《中央10億修繕藏區宗教場所》的報道版面更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最令我難忘的一幕是,政協開幕式結束時,汪建熙委員剛剛步出大會堂進入大廳,身邊突然形成「滾雪球」效應,成為里三層外三層記者包圍的熱門人物。作為海內外知名的中投公司副總經理汪建熙,經歷傳奇,履歷豐富,但談吐平實又生動,一派學者風範不拒提問,直到他步出大會堂,走到停車場,打開車門時,還有記者追問個停。

 

向高官求職

  這一路採訪,我正在汪委員身旁,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曾與我同事,現在英國一家通訊社駐京辦的記者聽了汪對中投公司的介紹以及前景的美好描述,對汪緊追不捨,一直追出大廳,她問汪「那我可不可以到中投工作?」汪委員很誠懇、認真的做答:「可以的,我們歡迎海內外有能力者來應聘,應聘的具體要求是……」

  次日,我和汪委員、她又在人民大會堂入場時相見。當年,「兩會」管制很緊,在西大廳委員入場處拉起了隔離的紅線。我「混」入場內,中外記者都在線外。跑「兩會」十年,很多記者都是朋友,他們抱怨著,但都寬容的看著我。唯有她,看見我向汪委員遞上兩頁A4紙,她或許誤解我也在「求職」,開始向緊守紅線的一位女工作人員「揭發」,其實我遞上的是一份文匯報的打印網頁。

  我遠遠的看到了她的舉動,心裡難過,唯有很好的同事和朋友,唯有她「獨家」舉報。這時,她突然發現我注意到她,臉色變了。工作人員沒有來「抓」我。那時,我想起楊鍵的詩「我的軟弱,使我養成了即使有人來捆我,抓我去坐牢也算了的心情」。親和的朋友,背叛的朋友,回想著這些,我默默的順著委員們的紅地毯走開。

  這是真實的故事。在「兩會」的底色裡,記者是政策的質詢者,政經動向的探詢人。可在競爭激烈好工作難求的世態裡,記者也是職場上的普通一員,做好一份工好難,找到一份好工更難,在底層裡,掙扎的人哪怕是朋友間也最易傾軋。

  一瞬間,十年艱辛採訪不易的幕幕湧入腦海,我原諒了她。

 

起草提案·委員代言

  其實,更多的委員、代表、官員,體諒著記者,記者其實是民眾在時代激流中感同身受的直接代言人。我的兩位同事海巖、軼瑋採訪國家旅遊局副局長張希欽,結束時抱怨帶薪休假制度難以得到落實,張局長說:「如果你們有切身體會可以提煉出來意見和建議,我來提提案!」局長的爽直與關切,令兩位同事雀躍!她們真的在晚上寫了一份提案草稿,這是高官為民生的應諾,更是回應著改革開放三十年節點上時代的悸動,「國計、民生」這個成語中兩個詞的順序正在悄然改變。

  去年「兩會」,很多高官帶來我們內心莫名的感動。比如,吳儀副總理,她在位大聲疾呼重視中醫藥、民族醫藥發展,坦言「退休後要研究《黃帝內經》」。再比如,衛生部副部長王國強,新上任甫遇中醫藥事業低谷,我曾採訪過他,中醫藥管理局一系列果斷行動為中醫正名,令「中醫不廢更倡」,我在報道時心裡湧起一種感動中的激情。

  但更令我感動和激動的是,一位小人物,一個陌生人,我們萍水相逢,卻像朋友相逢,默默中有一種心靈相通的激情在激流。

  相見的地點更是傳奇。那是在沸騰的人民大會堂南廳一角,沒想到有一個默默無名的小郵局。十年了,我第一次發現這一抹綠色。那裡排著長龍,是代表、委員在排隊買首日封。

  我懊惱自己十年才發現這個沉默的角落。我也排在其中。一個小時太漫長,我和身後的委員聊起來。他叫雷后興,是畬族醫藥的傳人,新晉委員。我們相見,就像是一段因果傳奇中的動人片斷。

 

郵局中的萍水相逢

  之前,我在十七大時訪問衛生部副部長王國強,沒有想到,是他提出在十七大報告論述「中西醫並重」時增加「扶持中醫藥和民族醫藥事業發展」的內容,沒有想到,中共十七大報告定稿採納了他的建議,這是中國共產黨內民主最生動的體現!在這中醫藥遭抨擊陷入低谷的時代,這可謂一錘定音平息爭論,中醫藥發展將迎來黃金機遇發展期。這也成就了刊登在香港文匯報上《胡總一錘定音,中醫不廢更倡》的精彩報道。

  沒有想到,在這大論述的背後,在被遺忘的郵局一角,我遇到了在基層默默響應著部長建議的陌生而珍貴的朋友,我對中醫藥民族醫藥振興著有著濃厚的興趣,他有著「畬族醫藥李時珍」的美譽。

  在漫漫挪動中,作為中華畬族醫藥的傳人,他有一腔激憤,他說,西醫是劉翔,中醫是六十歲的老太太,民族醫藥是小弟弟。民族醫藥需要社會與政府的扶植。

  他有一顆感恩的心,他講起吳儀對中醫藥民族醫藥的重視,對她充滿敬意。講到對新上任的王國強局長幾次振奮人心的講話,對他推動創新之舉滿懷期待。對於我能熱心為中醫藥民族醫藥呼籲,他連說難得,連說感謝。

  我講起我刮莎的經歷,激起他講述畬族醫藥的傳奇,螞蟻痧,蜜蜂痧,蛇痧,這些好東西,沒有失傳,傳承著在我們知識之外的更多的醫學神奇,更多的文化的秘密。

  一個小時,我和他總算買到首日封。臨別前,我請他簽上名字。讓他教我「畬」字的寫法。

  我在想,在中投公司樓繼偉、汪建熙「煉金術」的後面,在吳儀、王國強的魄力與智慧的底色中,有著普通代表委員、記者、民眾們,有著這些小人物熱烈的的感恩與期盼,更有著他們默默的呼籲、行動與傳承。

 

祝小蜜蜂再來

  我結識一個小時的朋友將回到浙江麗水繼續畬族醫藥跋山涉水的傳承事業。而我和三千記者,以人民大會堂為核心散開在海內外。相遇,或者是相忘於江湖,那是為了熱烈的充滿期待與成就的再次相逢。

  我祝福,不斷跳槽的我的記者朋友,真的擁有「煉金術」般更燦爛的前程!

  我也祝福,像春天的小蜜蜂一樣更辛勞、更繁多的記者再來!

  我更祝福,人民大會堂裡相忘十年的小郵局明年吐出更美好的信箋,遠離首都的畬族醫藥「李時珍」們書寫更精彩的足跡,握手再相見!(文匯網記者 劉雯霏北京報道)

香港文匯報(網絡)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9© WENWEIPO.COM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