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一分赛车软件

pk10一分赛车软件

雄韬股份上市不满六年,已经计划第三度融资。截至目前,IPO投资项目呈现亏损,首次定增的投资项目进展异常缓慢。眼下,再拟定增,又是出于什么动机?

本刊特约作者  林依达/文

2014年12月IPO募资、2016年10月定增完成,2019年4月再拟定增。上市以来,雄韬股份(002733.SZ)融资步伐不慢,但从前两次投资效应来看,并不理想。

上市不到一年再次融资

雄韬股份2014年12月上市,募集资金4.47亿元。

而“湖北雄韬275万千伏安密封蓄电池极板组装线项目”投资总额3.9亿元,项目建成后将新增铅酸蓄电池产能275万KVAh。“年产250万KVAh阀控式密封铅酸蓄电池扩建项目”投资总额2亿元。

显然,如果这两大募投项目顺利实施,有望解决雄韬股份的增长难题。

但还没有等来募投项目的开花结果,却等来了雄韬股份再次圈钱。

2015年10月,雄韬股份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9.35亿元,在扣除发行费后将全部用于如下项目:10亿瓦时动力锂电池新能源建设项目8.15亿元、燃料电池等项目研发中心及能源互联网云平台开发项目1.2亿元。

按照披露的内容,乍一看,募投项目非常紧迫,一大堆订单“等着”雄韬股份。雄韬股份称,目前,公司与厦门金龙旅行车有限公司联合申请的 XML6827JEV30纯电动客车车型已在 2016年2月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第2批)上榜,将很快形成动力锂电池采购订单。2015年12月25日,公司与安徽星凯龙客车有限公司签订了《汽车动力电池采购合同》,后者预计2016年向公司采购电动车动力电池总金额2.6亿元。2016年1月4日,公司中标普天新能源(深圳)有限公司“混合动力大巴电池维保服务”项目,标的金额3233万元。上述动力锂电池订单交付需求迫切,目前动力锂电池产能严重不足,急需增加动力锂电池产能以满足客户需求。

2016年8月,募集资金到位。雄韬股份开始“磨洋工”。“10亿瓦时动力锂电池新能源建设项目”2016年投入1239.53万元、2017年投入1738.75万元、2018年投入1956.11万元、2019年上半年投入996.54万元。预计完工日期从2018年9月30日延期至2020年12月31日。按这样的进度,完成8.15亿元的投入需要几十年。

另一个项目,“燃料电池等项目研发中心及能源互联网云平台开发项目”投入就更少了。2016年居然仅仅投入了3.75万元。2017年投入463.12万元、2018年投入200.99万元、2019年上半年零投入。按照这样投入进度,要完成1.2亿元的投入,估计需要半个世纪。

融资之前有多紧迫,融资之后就有多拖拉。

之前显示的那么多订单怎么办?

第三次融资又来

2019年4月,雄韬股份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15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如下项目:武汉雄韬氢燃料电池发动机产业化基地建设项目5.23亿元、深圳雄韬氢燃料电池产业园项目3.8亿元、深圳雄韬氢燃料电池电堆研发项目92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4200万元。不过,后来拟募集资金调减至9.95亿元。

如果第三次融资也成功,并且三次募投项目均顺利达产,那么雄韬股份的将会是怎么样?按照此前的预期,公司营收将破百亿元,净利润超过十亿元。

第三次融资是否顺利实施目前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看看前两次融资带来多少效益。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截至2019年3月底,IPO募投项目累计亏损1.21亿元。雄韬股份解释:国家于2016年开始对铅酸电池行业开始征收4%的消费税,导致铅酸蓄电池生产成本增加。后因环保要求,2018年12月30日前,公司逐步将深圳生产基地铅酸蓄电池业务全部迁移至湖北子公司、越南子公司。期间产生较高的员工安置处理费用及迁移时所产生的物料、设备损耗,导致该项目无法达到承诺效益。

第二次融资募投项目本应该在2018年9月30日完工,截至2019年3月31日,已累计使用募集资金8503.67 万元,项目投资进度止于10.63%,完工日期延期至2020年2月。并且投入金额还要大幅减少。雄韬股份表示,近年来,随着动力锂电池产业的发展,国内动力锂电池的市场竞争已趋于白热化,产能结构化过剩加剧,公司在动力锂电池领域面临的竞争也日趋激烈。公司计划将部分“10 亿瓦时动力锂电池新能源建设项目”的募集资金投入“深圳雄韬氢燃料电池产业园项目”的建设。而这个产业园项目达产后,将增加公司年均收入 18.32亿元,增加公司年均净利润 2.76亿元。也就是说,4亿元募集资金转投新募投项目,把新“大饼”画出来了。

不断画饼,不断融资。雄韬股份的故事讲得不错。至于最后的项目效应,谁管?

是竞争白热化还是技术难过关

从目前看,“10亿瓦时动力锂电池新能源建设项目”难以如期交差了。雄韬股份表示,这是因为国内动力锂电池的市场竞争已趋于白热化。

但在2018年年报中,雄韬股份解释上述项目未达到计划进度的原因:由于通信、储能业务发展加快,通信、储能业务与动力电池业务有一定的区别,公司为了兼顾通信、储能、动力并向发展,对电芯工艺进行了调整,由原来的叠片工艺改成卷绕工艺。由于新的工艺开发需要一定的周期,目前,我公司卷绕工艺已开发成功,具备量产条件。综上所述,10亿瓦时动力锂电池新能源建设项目的实施进度及实际建设情况,拟将该项目的建设期由原定2018年9月30日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

那么问题又来了。这究竟是市场竞争激烈,还是相关技术不太过关?如果是后者,当初哪来这么多订单?

涉嫌隐瞒消费税

如公司所述,消费税开征是雄韬股份IPO募投项目亏损的主要原因。而这个消费税政策在IPO之前已经呼之欲出,为何雄韬股份在招股书只字未提,并且还募集大量资金?

2012年11月6日,环保部官网发布《关于征求《铅酸蓄电池生产及再生污染防治技术政策》(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http://www.mee.gov.cn/gkml/hbb/bgth/201211/t20121108_241639.htm)。同月,电池工业协会的领导在一次电池技术研讨会上透露,税务总局、财政部拟对铅蓄电池征收5%的消费税。

2013年年底,税务总局、财政部再次提出征收议案,并与协会及企业积极磋商。虽彼时征收决心较大,但最终因蓄电池行业的强烈反对而搁浅。

到了2015年1月,消费税政策正式出炉。自2015年2月1日起对电池、涂料征收消费税。2015年12月31日前对铅蓄电池缓征消费税;自2016年1月1日起,对铅蓄电池按4%税率征收消费税。

对于消费税,风帆股份(600482.SH)2013年年报有所提及:近年来铅蓄电池产业呈现快速发展,一些国际巨头、民企新秀在市场上逐步对风帆形成近距离竞争。行业产能过剩、低价竞争,以及公众对企业环境质疑等问题,使国家对行业采取了高压态势,从2011 年陆续出台的一系列环保和行政许可等法律法规,以及即将推出的消费税、环境资源税等,对行业发展形成“双刃剑”。

彼时正在计划IPO的雄韬股份为何不在招股书提及消费税一事?

四百亿产值指日可待?

雄韬股份的雄心壮志远不止于此。

2017年10月,公司与湖北省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下称“武汉经开区管委会”)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在武汉经开区投资建设雄韬氢燃料电池产业园。项目总投资不少于 50亿元。

2018年上半年,雄韬股份与湖北赤壁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签订《投资协议书》,拟投资10亿元在赤壁高新区建设设电池绿色环保回收再利用项目。公司承诺取得项目用地后两年内投资10亿元。对于本次合作,雄韬股份非常看好,表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相关的研究及探索,目前已经基本探索出了一条梯次利用推进的可行性方案。随着近年来动力电池的爆发式增长,未来将产生大规模的退役动力电池,公司充分利用公司的现有的资源优势汇同产业链各个环节进行深入合作,共同推进梯次利用的发展。

公司还与大同市人民政府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在大同市投资建设雄韬氢能大同产业园项目,项目投资金额不少于30亿元。

另外,公司委托武汉理工大学开发的“62kW金属双极板燃料电池电堆”项目,其第一阶段的工作已经完成并于近日进行了项目验收。经过专家组评定,电堆样品性能优异,一致性良好,各项技术指标都按质按量完成,其中大部分关键技术指标超额完成,达到国内一流水准。

不过,事情变化太快。

2019年4月,雄韬股份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金属双极板燃料电池电堆技术开发项目”项目预计在2019年2月28日完工。然而,在2019年半年报中,雄韬股份解释:上述项目未达到计划进度的原因是,电堆研发项目因偶发性不可控因素导致在研电堆样品的不可逆损坏,在研电堆样品需继续调试,与委托方武汉理工大学协商延期交付及验收,导致公司项目无法于2019年2月28日验收完成。该项目的建设期延长至2020年2月28日。

在2018年年报公告前两个月,公司就应该知道这一项目无法验收,为何不在年报中如实披露,反而非要延期几个月后才披露?

成本难控费用易减

行业一片红海,雄韬股份却能杀出一条路,并顺利IPO,确实不简单。

与同行业相比,自2015年以来,雄韬股份的增长速度最慢。2015年,骆驼股份(601311.SH)营业收入53.77亿元,2018年92.24亿元,增幅71.55%。南都电源(300068.SZ)从51.53亿元到80.63亿元,增幅56.47%。圣阳股份(002580.SZ)从13.80亿元到18.36亿元,增幅33.04%。而雄韬股份从24.18亿元到29.56亿元,增幅22.25%。

人均营业收入最低,人力成本最高,毛利率最低。以2015年至2018年各年末的员工数量计算人均营业收入,雄韬股份远低于同行公司。2018年,骆驼股份人均营业收入149.38万元、南都电源109.81万元、圣阳股份100.05万元,而雄韬股份只有84.38万元。

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远高于同行公司。2015年至2018年,骆驼股份在5.75%至6.61%之间,南都电源在5.51%至7.25%之间,圣阳股份在7.22%至8.38%,而雄韬股份在9.13%至11.03%。

但费用方面的控制,雄韬股份比较厉害。2015年至2018年,雄韬股份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3.36%至4.20%。骆驼股份为4.85%至5.50%,南都电源4.82%至6.70%,圣阳股份5.91%至8.22%。在上市前夕,雄韬股份就展现这方面的能力。雄韬股份2013年销售费用较2012年减少了1771.68万元,其主要为运输费用减少了1582.81万元。雄韬股份在招股书称,公司为提高运输效率,减少运输管理成本。

雄韬股份的投资收益快速增加,2015年至2018年分别为1350.28万元、1404万元、2792.25万元、4195.63万元。同期的营业外收入也不少,分别为1307.02万元、2418.97万元、206.16万元、3480.58万元,两者合计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6.99%、28.15%、65.05%、75.52%。

预付款项多

截至2019年6月末,雄韬股份预付款项为3.36亿元,比2018年年末大增1.89亿元。2019年半年报显示,预付款项第一名至第五名金额分别为1.05亿元、1.21亿元、3960万元、987.38万元、800万元。为何1.21亿元反而排在1.05亿元后面?而雄韬股份又为什么需要预付如此巨额资金?

截至2019年6月末,骆驼股份预付款项1.12亿元(预付第一名564.87万元)、南都电源1.62亿元(预付第一名3010.68万元)、圣阳股份1440.68万元。

雄韬股份的规模远远不如骆驼股份、南都电源,为何预付款项这么多?

租赁公司疑云

2014年12月,雄韬股份设立子公司深圳雄韬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江山宝源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江山宝源”),此后进行股权转让,雄韬股份持有后者15%的股权。但2015年又对江山宝源追加投资2.36亿元,持有股权45%,这一年获得投资收益196.86万元。

2019年3月,雄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用人民币1.05亿元收购江山宝源17.4%的股权。本次收购完成后,公司持有江山宝源62.4%的股权。

但江山宝源的情况貌似不太理想。

首先,营业收入及利润大幅下滑。2017年营业收入8018.75万元,营业利润4821.21万元,净利润3615.91万元。2018年营业收入5492.95万元,营业利润2247.02万元,净利润1677.43万元。

第二,人员逐年减少。江山宝源缴纳社保人数:2016年15人、2017年6人、2018年5人。2017年8月1日,江山宝源独资设立天津市宝坤商业保理有限公司,2017年、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无人缴纳社保。

第三、财务数据波动大。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085.48万元、净利润1781.51万元。从净利润来看,几乎赶上2018年全年。但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也不一定比上半年好。2018年上半年2570.97万元,净利润1483.57万元。而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5492.95万元,净利润1677.43万元。也就是说,2018年下半年仅仅赚了不到200万元。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