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后二80注滚雪球

后二80注滚雪球

原标题:暴风失“主” 核心业务早有“逃离异心”

暴风集团(300341.SZ)总部像真正的暴风眼一样平静。

麻烦不断的暴风集团在7月28日,一个寻常的周日,迎来了最沉重的一击——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7月29日,是暴风集团发布上述公告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北京北四环附近首享科技大厦的13层是暴风集团总部所在地。《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暴风集团总部了解发现,像众多互联网公司一样,从早上9点到10点半陆陆续续有员工进入办公区开始工作,但是没有人讨论昨天发出的重磅新闻,只是前台一侧多了两个严阵以待的保安。

一位在暴风集团总部办公的工作人员表示:“今天看新闻才知道出事了,但管理层到现在都没有发声,大家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其实很多人没注意到的是,7月28日暴风集团共发布了7封公告,另外有几封公告发布的重要内容是,暴风放弃对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股份的优先认购权等因素,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将不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

据悉,暴风智能为暴风TV的运营主体,是此前暴风集团仅剩的几个能拿得出手的主营业务之一。

暴风集团曾经在PC时代以暴风影音打下一片天地,但时至移动互联网时代,冯鑫乃至暴风集团不断试图向硬件以及上游内容领域延展,VR、互联网电视都曾有大手笔投入,一度在业内颇具声望,却始终未能带动暴风集团整体持续发展突破。如今,失去了创始人、主营业务也被剥离的暴风集团还能继续发展下去吗?

暴风电视“出走”

7月12日,暴风集团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视频业务以及子公司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根据更新后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2694.26万元。其中,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业务、暴风电视硬件收入、网络付费服务三个核心板块,硬件收入90157.72万元,占到营收比重的80%,无疑是暴风集团当仁不让的核心业务。

7月19日,暴风集团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控股”)签署《解除一致行动协议》,双方同意解除原于2015年7月6日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解除在暴风智能采取一致行动的约定。

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暴风控股将其持有的暴风智能6.748%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忻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忻沐科技”),转让价格为1000万元,暴风集团放弃本次转让的优先认购权。转让完成后,暴风控股持有暴风智能4.1335%的股权,忻沐科技持有暴风智能6.748%的股权,暴风集团持有暴风智能的股权比例则未发生变化,为22.5997% 。

另外,近日暴风集团收到了深圳风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撤销董事提名权委托通知函》,风迷投资撤销暴风集团在暴风智能董事会 1 名董事提名权。因为以上情况,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也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将不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此时距离暴风智能在2016年被收购后纳入报表不过三年时间。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暴风智能高层了解获悉,暴风智能其实早有退出上市公司报表的意图。暴风智能主要为生产、销售暴风电视,属于重资产的商业模式,进入暴风集团体系之后,现金流不甚充裕的暴风集团并未从资金上给予暴风电视业务过多的支持,而暴风智能一直有对外融资的需求,但暴风智能一直在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不仅常常受到暴风集团的影响,而且融资牵扯重大资产重组,掣肘颇多。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乐视致新(乐视TV运营主体)在2017年拿到了两笔战略投资,分别为18.3亿元和79.5亿元。而暴风TV从2015年成立至今仅有4次融资记录,除天使轮有暴风集团投资金额未知外,其余共计15亿元。其中A轮融资时间为2016年8月,由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2亿元;B轮在2017年12月,为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山精密”)和如东鑫濠战略投资8亿元;C轮的5亿元融资发生在2018年7月,投资方未知。

2017年最著名的暴雷事件当属乐视网的崩塌,一直有“小乐视”之称的暴风集团的发展一直和乐视相仿。乐视致新因为获得融创的青睐拿到了多笔融资,暴风TV融资却因为乐视的崩塌而遭受影响。

暴风智能高层人员告诉记者,因为暴风TV对融资的一些需求,在2017年底已经准备安排暴风电视退出上市公司并表。“敲定融资之后准备复牌,同时准备把暴风TV剔除合并报表。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因为财务人员操作时序的失误,导致暴风TV没能出去,如果再想出去就得递延很长时间。”

当时暴风集团对暴风智能的持股比例和表决权比例均是22.6%。“只要低于20%就可以不用合并报表了,几个点稍微一个小技术操作就解决了。”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将这一事故归为“人祸”。暴风集团CFO一职更替频繁,2017年10月毕士钧辞任暴风集团CFO后离职,姜浩接任CFO一职一年后在2018年11月辞职,之后由张丽娜接替姜浩担任CFO一职。

即使没有这一场“人祸”,暴风智能的融资情况也不容乐观,“天时”已经错过。因为乐视衰退,暴风智能的融资进度已经被拖延。2017年底的B轮融资由东山精密和如东鑫濠投资,东山精密为暴风电视的上游生产制造商。“东山精密投资了4亿元,另外4亿元为南通如东政府产业基金,其中政府出资1亿元,然后通过经营渠道配资3亿元。”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对记者说道,“东山精密和南通如东政府出资的1亿元早已经到位,但2018年4月‘资管新规’突然落地,银行、券商这些通道的钱不能做股权投资。”也就是说公告显示的8亿元融资额,最后实际到位资金仅5亿元。对于此事,南通如东政府方面一直未对本报记者作出回应。

而东方精密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公司当时只是有合作意向,并未实际投资。向外宣布此意向,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目前东方精密与暴风之间仅为债权关系,并不占有暴风任何股份。”

“B轮只走了一半,台阶没有上去,这不仅打乱了暴风智能整体的融资节奏,战略也受到了影响。打仗就是这个样子,这个节点错过了,可能就错过了。”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不无惋惜地说道。

暴风电视走向何方?

2018年9月,《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报道了暴风TV的线下销售存在的一些问题。2018年暴风集团半年报显示,暴风TV有7000多家线下零售店,店铺数量增长15%,覆盖了全国2581个县区。

根据当时记者走访发现,多家暴风TV官网公布的体验中心指向线下一家体验店。记者根据暴风TV官网公布的体验中心门店信息进行统计,总计为3600多家,与半年报显示的7000多家有较大差距,并且存在关停、多家店铺指向一家等情况。对于上述情况,暴风集团方面回复本报记者称,公司已经在排查相关情况,“我们没必要发布虚假的店铺信息”。官网“体验中心”中显示的是带LBS(基于位置的服务)定位的体验店,部分门店在乡镇区域,无法定位出来便没有列入。至于线下渠道的店面究竟有多少,暴风集团方面表示:“以财报数据为准。”

虽然门店数量无法统计,但记者当时在走访暴风TV线下门店时了解到,2018年的时候暴风TV的销售已经不甚理想。有线下门店商家反映,一个月只能卖出几台暴风TV;甚至有数位商家透露出,不想继续做暴风TV的代理了。暴风TV体验店(承德市承德县头沟店)的刘姓负责人当时告诉记者:“他们的销售人员都不怎么下到店里来,有时候要的货还经常没有。像其他电视品牌的销售人员,一个月得到店里来看两三次,沟通销售情况,暴风的销售人员最少有两个月没来了。”

今年5月底,多家媒体报道称,暴风TV向员工正式发出了“遣散”通知。据界面新闻报道,多名暴风TV城市经理向记者证实,暴风TV在全国范围内的22个大区,都已接到员工遣散通知。

另外,从暴风集团的财报也能一窥暴风TV的销售情况。根据暴风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互联网智能硬件销售量69.54万台,较上年同期下降17.53%;生产量44.64万台,较上年同期下降48.12%;库存量3.97万台,较上年同期下降86.24%。对于暴风电视销售下降的情况,暴风集团方面称:“公司互联网电视业务因目前尚处于市场扩张期,成本费用率较高。受互联网行业的整体冲击、融资渠道受限等影响,公司资金压力较大,影响公司业务的发展。”

暴风电视销售不佳、资金流紧张也影响到了股东兼上游供应商东山精密。东山精密在其回复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公告中披露,东山精密因投资暴风TV造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5000万元。同时,作为上游供应商,东山精密还对暴风TV及其子公司计提应收账款坏账2亿元。增资入股仅两年时间,暴风TV及其子公司因向东山精密采购而形成的应收账款(相对东山精密而言)余额合计达到5.72亿元。

东山精密子公司东莞东山精密为暴风电视的生产制造工厂。2019年5月,《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东莞东山精密时发现工厂已经被解散。工厂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该厂区内生产电视的工厂叫东莞诚稼精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在诚稼精密的海报上看到该公司的主要客户包括暴风。

距离原东莞东山精密5公里左右的一个厂区,曾经为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个工厂,负责最后的组装和成品库存。记者于5月7日抵达时,在保安室一面颁发给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保安分队的2017年度“先进护卫点”锦旗悬挂在墙上,但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却告诉记者:“暴风已经搬走几个月了,现在工厂里面是一家做新风系统的公司,设备都已经搬进去了。”

“最初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只是给暴风提供背光模板,后来通过商谈发展到整机组装。”东山精密方面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8年初,东山精密便与暴风终止了合作,并停止了供货,为其提供产品的东莞工厂在2018年初租金到期也相应解散。”

对于暴风的具体欠款数额,上述东方精密负责人表示:“欠上市公司的钱并不是像网上说的十几亿元。最初的话可能有10亿元左右,但是近两年,通过坏账减计和资产剥离,目前只是欠上市公司3亿元左右,具体要看年报的相关披露。”

生产告急、库存告急、销售告急,暴风智能资金链紧张早已板上钉钉。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对于缺钱一事并不避讳,并告诉记者:“有一些政府引导基金和产业资本在接触中,具体不是很清楚,还没有到我这边。”

对于未来的生产和销售工作,暴风智能方面并不是特别担心。暴风智能CEO刘耀平、CMO芦胜波等人均来自诸如创维这样的传统电视巨头,在传统电视的生产、销售领域浸淫数十年,掌握大量的线下渠道商和上游供应商。暴风智能急需解决的还是钱的问题。

暴风集团路向何方?

如果暴风智能顺利融到资金,或许还有活路。那么,剥离了暴风智能、创始人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暴风集团还剩下些什么呢?

据《第一财经》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冯鑫此番被批捕(注:采取强制措施),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同时,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

据了解,2016年暴风、光大证券分别出资2亿元、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并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用于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的多数股权。上述并购项目最终失败,MPS被破产清算,投资方未能成功退出。光大证券和招商银行为此承受了数十亿元的损失。光大证券将亏损矛头直指暴风集团及冯鑫本人,并在今年5月将暴风及冯鑫告上法庭,索赔7.5亿元。

暴风其实还有一项关于内容领域收购失败的案例。2016年暴风准备10.8亿元购买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60%的股份,彼时,证监会正大力推进“脱实向虚”,影视类并购首当其冲,这一收购案也被证监会否决。

对于冯鑫入局内容领域,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认为大方向是没有错的。冯鑫曾经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也谈到,暴风做智能电视,因为智能电视会是未来智慧家庭的核心入口之一,屏幕更大,相比智能音箱的想象空间也更大。而且只做硬件自然不够,需要往上游的内容产业发展。

收购MPS从愿景来讲也是好的,但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一是海外方面,由于未与MPS原股东签定“禁止竞业协定”这一重大疏漏,MPS原股东另起炉灶。MPS原有的各大赛事转播权均面临到期,而冯鑫联合光大资本募来的52亿元的“子弹”已经打完,无力续约,且中资方面并没有熟悉体育赛事转播运作和资源的人才,MPS不得不破产。二是MPS资产无法装入A股上市公司,募来的资金无法套现。更紧迫的是,融资时与优先资金方签定的“2+1年”的期限眼见到期,再加上暴风集团股价大跌,冯鑫的处境颇为严峻。

但在四年前,即2015年上市后,暴风集团从上市的第一天到当年5月4日,连拉29个涨停板。冯鑫个人也坐上了财富的过山车。冯鑫身家不断飞涨:3月25日3亿元……5月21日74亿元。暴风科技得名“涨停王”。因此,暴风被称为“妖股”。

在2015年5月达到300多亿元市值的高点,冯鑫也知道单靠暴风影音这一个产品撑不起如此高的市值,于是暴风集团宣布了“全球DT大娱乐”的战略。该战略具体表现为N421,即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打造影业和体育这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依托PC、手机、VR、TV这4块屏幕,发展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和游戏等N种商业形式和载体。

而如今真正大众能记得并叫得出名字的产品不过暴风影音、暴风VR(暴风魔镜)、暴风TV(电视)而已。然而,PC时代的暴风影音早已“英雄迟暮”,暴风集团在2018年财报中并未单独列出暴风影音的营收情况,不过互联网视频行业大多通过广告产生收入,暴风集团2018年广告业务的总营收为1.4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6.74%,占总营收的比重12.62%。暴风VR在2015年、2016年曾受到资本的热捧,但热潮很快退却,冯鑫选择冷藏VR业务,转向互联网电视,并且在2018年初表示暴风集团将“All in”电视业务。如今暴风电视业务也被剔除合并报表,暴风集团还剩下些什么?而在暴风集团一直也没有一个仅次于冯鑫的二号人物出现,如今的暴风集团该由谁掌舵?

对于相关采访,7月29日暴风集团公共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有消息第一时间公布。

7月29日,暴风集团股票开盘后毫无悬念直接跌停,截至收盘价格为5.67元/股,总市值仅剩18.68亿元。

(记者秦枭、张靖超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