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研究快三

如何研究快三

原标题:“世界鸭王”华英农业疑似资金链断裂提“借贷鸭偿” 账上12亿存款取不出来?

财联社(郑州,记者王平安)讯,作为全球最大的全产业链鸭加工企业,华英农业(002321,SZ)被誉为“世界鸭王”。最近,“鸭王”的日子不太好过,六月中旬至七月,华英农业被银行、保理公司等多家资方起诉,案件密集开庭,某些案件中,华英农业及母公司河南省潢川华英禽业总公司(下称华英禽业)已被强制执行,讨债心切的债权人甚至已经开始到深交所互动平台讨债。

除债务压力外,华英农业2018年出现26亿大额资金流出,资金吃紧,不得不占用上下游资金维持日常运营。在资金链极度紧张时,华英农业累计银行存款达到12.33亿元,华英农业为何不取出存款缓解资金压力?为何不将存单质押融资“回血”?

财联社记者就公司密集涉诉、资金链断裂问题,及为何办理大额银行存款的问题多次致电华英农业,并发送采访函至华英农业人员邮箱,均未获置评。

“鸭王”被追债至深交所互动易平台

华英农业被称为“世界鸭王”,年出雏禽苗1.8亿只、屠宰加工樱桃谷鸭1亿只、羽绒2万吨,产品远销日韩、中亚、中东、南非、欧盟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销售额约11亿元。

随着2018年以来活鸭行情大好,“鸭王”日渐获得投资者关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不乏投资者对鸡鸭行情、华英农业业绩进行关注提问。

自6月27日开始,华英农业的疑似债权人开始在互动平台对债务逾期进行提问。投资者称购买了深圳国投资本发行的国投供应链三号基金,基金投向为华英农业供应链,该产品1.14亿元本金,1.30亿元左右本息逾期未兑付,最长的已经逾期7、8个月之久。

另有疑似债权人称:“客户请愿材料已寄达公司,对于公司提出以货抵债,借贷鸭偿的方案不能接受,当初我们投的可是人民币,如果当初投10万头猪,你们会同意吗?”

记者查证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后得知,确系存在国投精选供应链三号投资私募基金,管理人为深圳国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投资本),该基金于2017年5月24日成立,当年6月20日备案后,该基金信息再未更新,至今仍显示为正在运作。

华英农业2018年年报中并未提及深圳国投供应链相关字样,但关联交易项中,与关联方河南国投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国投)产生了1.17亿元的委托代采购费用,在应付项目中,分别包含河南国投应付票据1274.89万元与其他应付款4822.74万元。

天眼查显示,河南国投的股东与上述基金管理人国投资本的股东高度吻合。国投资本股东为深圳盈信资本一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盈信资本),以及自然人佟琦、孙耀飞,三方分别持股34%、33%、33%。穿透后计算,盈信资本、佟琦、孙耀飞共计持有河南国投61.50%股份,华英农业母公司华英禽业持有河南国投30%股份。

对于设计追债的提问,华英农业统一回复称,公司已责成财务与该单位进行往来账目核对,具体进展情况请随时关注。

对此事件,财联社记者曾多次拨打高管电话,并发送信息求证,均未获得回复,发送至公司的采访函也未获置评。除深交所互动平台外,记者查阅财联社、东方财富、同花顺、雪球等多个股民交流平台发现,上述平台均有债权人发帖索债。

“鸭王”密集涉诉

对于华英农业逾期问题,河南某证券行业人士称:“2019年年初,华英就开始出现逾期,不光是私募,各种资方都出现了逾期,很多都已经起诉了,预计下半年会有大量违约案件密集开庭。”

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公开诉讼信息后发现,自6月中旬开始,“世界鸭王”确实密集出现了大量诉讼案件。

2019年5月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两起涉及华英禽业的股权冻结事项,7月17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也发布一起涉及华英禽业的股权冻结事项,三起股权冻结的冻结标的均为华英禽业持有的河南潢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9.43%股份,该笔股份认缴出资金额为6100万元。

个别案件已经迅速进入执行环节,由潢川县人民法院执行的(2019)豫1526执1425号案件中,华英农业与母公司华英禽业均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073.95万元。

除上述案件外,仅7月份,华英农业涉及开庭信息8起,其中涉及华英农业的开庭信息7起,包括:7月3日在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的九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丰城支行诉华英农业及子公司江西丰城华英案件,7月9日与7月24日在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金融审判庭开庭的中远海运租赁公司诉华英农业、华英禽业及实控人曹家富案,7月30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开庭的北京随行付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诉华英农业的(2019)京0107民初16303号、16304号、16305号、16306号四宗案件。涉及华英禽业的开庭信息除上述中远海运案件外,还包括:7月30日在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的江西金资供应链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诉华英禽业、曹家富、黄劲松案。

上述开庭公告并未提及诉讼金额,但案由包括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以及合同纠纷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华英农业并未就诉讼事件发布公告,“虽然没有公布诉讼金额,但银行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这类案件一般金额都不小,而且诉讼案件密集开庭,按理说华英是应该发布公告的。”上述证券行业人士称。

对于华英农业密集涉诉问题,以及诉讼情况,为何不发布公告等问题,记者未获得华英农业回复。

12亿存款取现成迷

在现金流极度吃紧时,华英农业选择使用大量资金购买银行结构性存款,该笔存款至今是否能够取出,是否能够将存单质押以获得资金输血,华英农业都未做回复。

从经营层面看,华英农业问题较为凸显。2018年,鸭行情大好,万德资讯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活鸭价格为8元/公斤至11元/公斤,自2017年后开始上涨,2018年全年均价为19.78元/公斤。

华英农业的业绩却与行业严重背离,华英农业2018年财务数据与2016年财务数据相比,营业收入由25.15亿元两年增长至53.49亿元,增长率为112.68%,但净利润仅由9147.05万元增长至1.19亿元,增长率仅30.10%,折合销售净利率从3.64%降至2.22%,在行业大好时,销售净利率反而下降了39.01%。

生意不赚钱,华英农业的现金流自然也愈加紧张。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华英农业经营现金流入13.43亿元,但净利润仅有1.92亿元,其余现金来源包括1.17亿元政府补助及出口退税,另有10.34亿元来自上下游占款,包括预付账款减少2.56亿;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增加7.05亿;其他应付款增加1.73亿。

经营现金流尚有一定流入,华英农业投资与筹资现金流在2018年则出现了大额流出。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英农业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20.12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6.66亿元,投资与筹资现金流共流出26.78亿元。

一边巨额资金流出,逾期压力悬顶,一方面华英农业选择将手中现金购买大量银行结构性存款,此举着实让人看不懂。

仅从财务报告分析,华英农业不仅看不出任何资金紧张的迹象,反而是大量资金在手,非常阔绰。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年底,华英农业货币资金余额为24.26亿元,但其中有23.22亿元为使用受到限制的货币资金。在23.22亿元使用受限资金中,不仅包含了11.30亿元银行定期存款,而且有9.3亿元的银行结构性存款是华英农业在2018年新增办理的。

某金融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银行结构性存款风险非常小,收益相对定期存款略高,在购买期间会使用受限,期限大多为3个月、半年或一年期。就算暂时还不能支取,在办理结构性存款时,银行会开具存单,利用存单质押,质押率可达九成以上,公司只要需要,随时可以将存款变现,不会影响现金使用。”

“估计华英农业的结构性存款也取不出来,也没办理存单质押,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逾期和诉讼呢?”上述证券行业人士称。

有疑似债权人在深交所互动平台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从你们公布的财务报表上看你们的流动资金是很充裕的,但还是明目张胆的欠着投资人的钱不还,华英农业怎么解释?”

记者询问华英农业为何在资金紧张时办理结构性存款,使资金受限等问题未获回复。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