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极速赛车技巧一分

极速赛车技巧一分

原标题:通化金马“零对价”易主,老牌药企再迎资本玩家

来源:斑马消费

通化金马在刘成文家族手中已经玩不转了。

日前,通化金马公告称,张玉富拟以承债的方式“零对价”受让控股股东北京晋商96.97%股权,就此实现对通化金马的控制。

北京晋商入主通化金马近7年,通过大手笔并购重组让上市公司业绩飙升,也一度被股东质疑业绩造假。

当下,北京晋商自身出现严重资金问题,负债本金达到37.59 亿元,其中逾期负债已超过27亿元。

刘成文的女婿、九鼎投资前合伙人李建国,最终未能在通化金马身上续写神话。

私募起家的张玉富,在2018年试图接盘恒康医疗未遂,在他手中通化金马能否打通医药和医药的医疗生态化闭环?

零对价转让控制权

7月22日,通化金马(000766.SZ)发布公告,实际控制人刘成文家族、晋商联盟与张玉富签署协议,将持有的北京晋商96.97%股权转让给张玉富。

同时,北京晋商与于兰军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持有的通化金马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66%)转让给于兰军,转让价为5.94 元/股。

上述两项股权转让完成后,张玉富通过北京晋商及一致行动人——晋商联盟陆号、柒号,合计控制通化金马2.89亿股,占总股本的29.88%,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张玉富受让北京晋商股份的前提条件是,北京晋商持有的部分通化金马股票解禁,使非限售股份数不低于1.9亿股,同时,第三方战略投资者受让北京晋商持有的通化金马1.9亿股完成过户。

过去几年,刘成文家族在女婿李建国的主导下,带领通化金马一路攻城拔寨、高歌猛进,为何陷入如今的窘境?

据了解,因为融资困难,北京晋商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已出现严重问题,自身流动性风险已传导至上市公司。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北京晋商负债本金合计为37.59 亿元,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负债分别为32.62 亿元和4.97 亿元,其中27亿元已出现逾期。

截至股权转让签署日,北京晋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已悉数质押,且股份市值无法覆盖债务。

张玉富表示,将向北京晋商提供资金支持,防止控股股东质押爆仓以及诉讼等风险影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

经测算,解决北京晋商资金危机,张玉富需持续提供现金支持不低于25亿元。

综合各方因素,张玉富受让北京晋商96.97%股权的对价确定为零元,同时承接晋商联盟应付北京晋商3.2亿元债务。

张玉富是谁?

在此之前,张玉富极少在股市露脸,并不为普通投资者熟知。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他以中元融通为平台,成功发行结构性私募基金——“玉富一号”,并开始一系列资产收购,其资产版图主要集中在自己的老家辽宁。2017年9月,中元融通以现金收购大连国贸、中海石化等27家公司,一战成名。

中元融通官网介绍,公司旗下业务集地产、石油化工、金融、旅游等综合产业于一体,分布于北京、沈阳、大连、营口等地,总资产约160亿元。

张玉富旗下最核心的企业为中元融通、大连国贸、中海石化等几家,但他并未在以上企业直接持股,而是通过亲属和旗下企业员工代持。

最近两年,张玉富似乎对掌控上市公司平台极为渴望。

2018年,甘肃前首富、恒康医疗(002219.SZ)实控人阙文彬深陷债务危机。当年11月,张玉富、于兰军以承债的形式,分别受让阙文彬所持恒康医疗5.59亿股和2.35亿股,并约定在股份转让完成前,将相应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张、于二人。

其后近半年时间内,张、于二人未能就债权转移、股份过户等问题,与债权人、法院等各方达成一致,并导致阙文彬的债务关系进一步恶化。

今年3月底,阙文彬决定解除与二人的股权转让和委托权表决协议。

相关公告表示,于兰军与张玉富是沈阳老乡,不存在关联关系,但在恒康医疗和通化金马的两次交易中,二人形影不离。

于兰军在资本市场名不见经传。2013年至今,于兰军在辽宁凌源钢达集团任职副总,其个人还控制沈阳金豪鑫商贸和沈阳中团科技等公司。这两家主要公司,于兰军亦不直接持股,通过近亲和公司员工代持。

李成文家族大跃进

自2013年刘成文家族入主通化金马,系列资本运作何等风光,一度让公司市值从20亿元飙升至230亿元。

通化金马的整体运作,均是由公司董事长、刘成文之婿李建国主导,而李是圈内知名的资本玩家。

通化金马之前,他的得意之作是对九鼎资本的天使投资,见证了九鼎投资的崛起神话。

其后,李建国在北京主导成立晋商联盟,利用自己山西人的先天优势,吸纳煤老板们的资金,教煤老板如何投资理财。

操盘通化金马之后,借助上市公司平台,他更是如鱼得水。

短短几年间,公司持续进行大规模资产并购,耗资数十亿元,先后将圣泰生物、源首生物、永康制药等10多家公司纳入麾下。

数据显示,通化金马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1.48亿元,飙升至2018年的20.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从409万元增至3.31亿元;总资产从11.07亿元增至近60亿元,而公司的商誉也从0飙涨至20.58亿元。

今年6月,通化金马遭遇重大危机,几名股东向交易所实名举报,质疑公司营收、成本、利润、现金流等主要财务指标存在造假嫌疑。

年报发出之后,通化金马连续收到交易所问询函。

虽然,公司通过一系列回复“自圆其说”,但公司增收不增利的异常状况已在2018年明显体现。

当年,公司录得营收20.9亿元,同比增长37.67%,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16.63%。今年一季度,公司在营收增长13.65%的情况下,业绩再度同比下滑,扣非净利润更是下滑27.41%。

北京晋商陷入资金危机,李建国为通化金马筹划的一盘大旗他已无法亲手下完。

2016年,北京晋商通过德信义利投资,耗资10多亿元,拿下龙煤集团旗下5家医院85%股权。

2018年5月,通化金马启动重大资产重组程序,拟以21.91亿元对价将这5家医院收入囊中。

同年12月,该重组方案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否决。

随即,通化金马表示,对医院资产的收购,可完善公司产业链,扩大主营业务类型,增长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公司决定继续推进重组事项。

半年过去,重组暂未有新消息传出。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