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哪里有极速赛车的计划

哪里有极速赛车的计划

来源:中国基金报

停牌长达27个月之久的酷派,终于迎来复牌。只不过,冷酷的资本却在第一时间选择出逃。

7月18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已经符合所有复牌条件,目前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复牌。

7月19日,酷派集团股价开盘急跌超60%,一度触及每股0.28港元,市值蒸发超19亿港元。截至收盘,酷派集团股价跌幅46.53%,股价为0.385港元,总市值为19.38亿港元。

早在一个月前,易方达基金就对旗下基金持有“酷派集团”按照每股0港元进行估值。遭遇机构资金抛弃的酷派集团,在资本市场上的前景堪忧。

曾进入国产四大品牌“中华酷联”序列的酷派集团如今早已不复当年辉煌。2015年后,酷派集团逐渐被乐视控股,彼时酷派的股价却一路下跌。大谈梦想的贾跃亭,成为了窒息酷派集团发展的主要推手。

连续三年巨亏的酷派集团,复牌后能否借助大股东京基集团的力量寻求突围,仍是未知数。

停牌已超两年

复牌暴跌超60%

经过两年多的等待,酷派集团终于迎来复牌机会。

昨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份自2017年3月31日上午九时正起暂停买卖。由于已符合所有复牌条件,故本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自2019年7月19日上午九时正起恢复本公司股份于联交所买卖。

从2017年3月至今,酷派集团已停牌将超2年时间,停牌时股价为0.72港元/股,总市值为36.24亿港元。按照港交所规定,如果酷派在今年7月31日前不能复牌将面临摘牌。

公告显示,联交所此前对酷派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刊发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未刊发财务业绩及解决任何审计保留意见;进行适当调查以解决本公司核数师提出的审计问题;向市场通知对股东及投资者而言属重大的所有资料以便其评估公司状況。

不过,复牌后的酷派集团,在港股市场的表现,却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7月19日,酷派集团开盘大跌,跌幅超60%,股价最低达到0.28/港元,市值蒸发超过19亿港元,资金无疑正在加速离场。

估值一口气调整归零

酷派被基金公司抛弃

如果说今日股价暴跌是市场资金作出的抛售选择的话,那么早在一个月前,就已有大基金公司对酷派集团未来的价值投下了最狠的反对票。

6月12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6月11日起,对旗下基金对持有“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此次公告发布后,直接将估值归零。易方达公告称,待酷派集团股票复牌且交易体现活跃市场交易特征后,将恢复为采用当日收盘价格进行估值。

实际上,这并非易方达基金第一次在停牌阶段对酷派集团进行估值下调了。

2017年7月14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ETF除外)持有的“酷派集团”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对比此前停牌前的价格,下调幅度高达85%。这也意味着,从去年开始,大型买方机构已经对酷派手机的前景持悲观态度了。

除了机构之外,2017年当年,酷派集团还遭遇深交所、恒生指数公司等机构剔除相关名单的局面。

2017年7月11日,酷派集团被深交所调出深港通下的港股通股票名单。而在当年的7月3日,因持续停牌原因,恒生指数公司公告称,将酷派集团从多个指数中删除。

股权连续更迭

酷派败局源于乐视?

作为国产品牌“中华酷联”一员,酷派手机曾经因“双卡双待”手机而成为消费者群体的高性价比手机品牌,并迎来发展的高峰期。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酷派全年营业收入超过117亿元,2014年全年营收更是攀上了197亿元的最高峰;2015年收入虽然锐减至126亿元,但该年度税前净利仍有19.5亿元。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酷派集团的发展命运就已经渐渐发生了转折。彼时,酷派集团希望通过互联网进行深度转型。2014年,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5%的股权。

2015年,乐视宣布耗资21.8亿元入局酷派,占股比例为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由于乐视的加入,让曾经的“奇酷组合”出现了裂隙。最终奇酷公司通过股权变更,其控制权归属360公司,奇虎和酷派两家公司合作宣告终结。

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次出资10.47亿港元,购入酷派集团股份,持股比例高达28.90%,成为酷派集团单一控股股东。而就在同一年11月,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正式承认乐视资金链危机,酷派集团因此被拖入深坑。

由于乐视亏本清仓酷派股权,导致酷派集团先后被多家银行起诉,这也直接影响到了酷派手机的产品发售周期,并让酷派手机品牌在市场中逐渐销声匿迹。

有运营商人士透露,“目前很多手机展台上,几乎已经见不到酷派品牌的手机,在消费者市场,华为、小米、魅族等手机品牌的市场渗透率越来越高,而酷派的手机则在性能、价格等多个方面难以获得消费者更多认可。”

销售业绩的下滑,直接导致了酷派集团连续三年的巨亏。财务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18年,酷派集团连续三年净利润显示为亏损,分别亏损39亿元、22亿元和3.5亿元。

为了缓解业绩压力,酷派集团不惜依靠频繁卖地缓解压力。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酷派出售地块分别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和2.38亿港元的资金。2019年4月25日,酷派再次将西安的某地块进行出售,作价2.36亿元。据悉,此次交易能够为酷派带来5200万元的净收益,相应资金主要用于美国市场的推广、新技术的投入以及补充营运资金。

京基资本入场

酷派能否起死回生?

而在酷派集团惨淡业绩的背后,更是背后管理层的频繁更迭。

2015年至2018年间,酷派集团多次更换集团主席及执行董事。2017年8月31日晚间,上任刚满一年的刘江峰辞职,酷派资深元老蒋超接替刘江峰任职酷派集团CEO

2017年,蒋超上任后,希望通过采取种种应对措施,但经过两年的时间,酷派的运营始终步履艰辛。2019年1月11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召开会议,并决定罢免蒋超在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包括执行董事等的所有职务。

2019年1月18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宣布任命27岁的陈家俊担任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该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5月至2019年1月,陈家俊曾先后担任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及总裁。这位年轻的酷派新掌门人,另一个身份是地产开发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二公子”。在2018年10月公布的中国福布斯富豪榜中,陈华以140.1亿元的身家名列第136位。

京基集团大资本力量的进场,实际上早有痕迹。2018年1月,贾跃亭为化解乐视危机,以6.7亿元的价格出售酷派8.97亿股份,接盘方是威日创投有限公司,持有酷派17.83%的股权,并取代乐视成为酷派集团第一大股东。而背景资料显示,注册于英属处女群岛的威日创投有限公司,正是由京基集团陈氏家族信托持有。

随着京基集团的入主,有观点认为,是否陈氏家族看中了酷派集团的土地储备资源。不过也有人士指出,酷派集团可以借助其股东强大背景来发展其核心手机业务,寻求新的突围。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京基不是典型的房企集团,很多年在地产领域没有什么典型的项目。入主酷派集团,主要还是资本运作的逻辑,和房地产本身的业务没有多大关系。

除了股东背景,酷派似乎也希望通过发力5G市场找到一线生机。据酷派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作为国内5G标准制定方之一,酷派致力于开发下一代5G技术及智能终端,酷派认为5G技术为其带来机遇。截至2018年年报日期,酷派已提交了超过100项SmallCell的专利申请,2019年,酷派还将继续投资5G研发并持续测试以满足5G商用标准。

不过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和新兴的通信技术领域,酷派集团能否就此迎来新生,仍是未知数。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