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分pk拾是骗局吗

分分pk拾是骗局吗

原标题:不专业的户外探险 | 江西吕阳洞溯溪“驴友”之死

天灾背后,亦有人祸。这条热门的溯溪线路背后,风险一直存在。

自南昌开车,一个半小时车程,即可到达江西宜春靖安县高湖镇西头古村。

西头村吕阳洞,因八仙之一吕洞宾在此修仙的传说和夏日的清凉,每年七八月份的周末,都能吸引不少自南昌慕名而来的游客。溯溪,即沿溪谷逆流而上、穷水之源,是这里最吸引人的户外活动。

7月21日,星期日,200多位游客乘兴而来,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及随之而至的山洪,陷入混乱和恐慌。

据江西省应急管理厅消息,7月21日,283名“驴友”在宜春市靖安县西头村吕阳洞突遇强降雨被困。经历连续18个小时的搜救,最终4人遇难,其他失联人员获救。

天灾背后,亦有人祸。这条热门的溯溪线路背后,风险一直存在。夏季靖安天气多变,吕阳洞景区未经开发,缺乏相应游客保障措施;无旅游业务经营资质的“户外运动俱乐部”、“驴头”,通过网络组织“驴友”出游,提供交通、导游、领队等旅游服务,并收取费用,但风险提示、安全保障能力不足。

暴雨突如其来

“南昌38℃,西头28℃,吕阳洞18℃”。夏日溯溪避暑,是吕阳洞名声在外的招牌项目。

南昌人孟庆涛、田蕾夫妇慕名而来。他们报名参加了“人生何处不相逢”户外群群主“天哥”组织的吕阳洞溯溪活动,费用39元,包含车费、司机费用和2元的保险费。

7月21日上午7点,孟庆涛夫妇及朋友一行七人在南昌市西湖区青峰大酒店门口等待出发,“天哥”并没有出现,他们被安排在了另一个户外群的大巴上,随后出发往靖安方向,带队的是另一个户外群的女群主。

当天,和他们一样赶往西头村吕阳洞的,共有283名“驴友”。 据江西省应急管理厅通报,7月21日,有来自“人生何处不相逢户外群”、“云端户外群”等5个户外群252人,另自驾游3辆小客车17人和4辆越野车14人,共计283人,分别通过微信群等自发组织到靖安县高湖镇西头村吕阳洞沿河进行户外徒步运动。

住在西头村附近的黄鹂记得,7月21日那天,几辆大巴车从她家门口经过,几辆越野车紧随其后,“开心得不得了,都开着劲爆的音乐”。

上午9时35分,大巴抵达西头村的露天停车场,附近被当地人称为溪口,是溯溪的出发点。

要想开始溯溪,徒步的游客须从溪口沿河道逆流而上,花上约2小时到达行程终点——吕阳洞瀑布。如果是开越野车的驴友,则是在河道里直接往上游开。

下车后,田蕾的第一印象是,“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有附近村民在停车场兜售帽子、水枪等小商品。此刻,他们还对即将到来的风险一无所知。

七人一同出发,从溪口逆流而上,趟水徒步。付春生说,当时溪水清澈见底,浅的地方只到脚腕,最深也不会没过膝盖。两岸景色宜人,他们一行人聊天、拍照、打水仗,边走边嬉闹,“所有人都很开心”。

行至中途,几人吃完随身带的午餐后已近下午一点,此时天气依然晴朗。考虑到三点需集合返程,郝莉等三人选择折返,而包括孟庆涛、田蕾夫妇、付春生在内的四人,则决定继续往前走。

田蕾事后回忆,当时一位朋友故意逗丈夫,说要比谁跑得快。“我老公就是小孩子脾气,一激他就跟人家去跑。”没办法,她也只好在后面追。

四人走了约半小时,两公里脚程,迎面碰上折返的游客。“他们说前面不好玩了,路难走,时间也不够了。”付春生回忆,田蕾还听到他们说,“前面涨水很高,过不去”。

他们立马掉头返回。

不到两点,天阴了下来,随后下起了小雨,两三分钟后,小雨变成暴雨。郝莉记得,下雨之初,河道的水位和流速还没有太大变化,然而,十多分钟后,随着雨势渐大,溪水上涨,水流开始变得湍急。

返途中,孟庆涛、田蕾夫妇始终并肩而行,他们还遇到了另外四名陌生游客。河道里不时会有个深坑,而河道两岸是陡坡,几乎无路可走。他们六个人只好手挽着手,十指交叉,呈“Z”字形趟水。

直到山洪汹涌而来。

  四名游客接连遇难

水势上涨很快,事发后的23日上午,一位西头村村民仍心有余悸,“水涨到了齐腰深”,他指向河边,一棵半个腰身粗细的树被洪水冲得连根倒伏。

孟庆涛、田蕾等六人,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见到了平缓些的河岸,付春生等朋友已经站在岸上。孟庆涛夫妇也想上岸,付春生往河道里走,打算接应他们。

然而,湍急的水流中,一名中年女性突然滑倒,还踩到了旁边人的脚,手拉在一起的其余人也重心不稳,一起跌进水中。

就在此时,山洪突然来临。六人正在河床收紧处,短短30秒的时间内,溪水迅速变浊,水位上涨,流速骤增,把六人一下给打散开来。

田蕾事后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和丈夫都会游泳,但被卷到洪水里时,根本无法呼吸,更别提游泳了,“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付春生冲过去揽住孟庆涛夫妇二人,但身处洪流中,他一人之力无法拖住两个人。孟庆涛对付春生喊了句“把田蕾推到岸上去”,就被急流卷走了。挣扎中,付春生把田蕾成功推到了岸上,自己则被激流冲到了五十米开外,他撞到一块石头上,趁机抱住,等水流缓一些之后,慢慢爬上岸,这才死里逃生。

涉水的六人中,有两个年轻女孩抓住了岸边的树藤,但或许是水流过急、体力不支,两三分钟后就脱了手,也被急流带走。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失联者名单显示,这两名年轻姑娘来自“云端户外群”。最先滑倒的那名中年女性,来自“户外健身旅游群”。连同孟庆涛,共此4人遇难。

上岸后的田蕾寻找着丈夫的踪迹,但眼前只有咆哮的洪水。焦心的她和其他几名游客循着山顶的人声,最终找到了返回村子的小路。

与此同时,救援也在进行。包括消防队员、蓝天救援队、当地村民等多路人马进山搜救被困驴友。上高蓝天救援队副队长李康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现场的条件限制,被困人员自救困难,山中信号不好,与被困人员取得联系也很困难,有些被困人员自行跑到高处等待救援。

郝莉等人就是如此。他们沿着山坡向高处爬了4个多小时后,已是晚上8点,天色变暗,他们没有携带照明设备,手机的电量也快要耗尽,就在一块土坡上停下等待救援。

半个小时后,他们看到了对岸有远光手电筒的灯光,便纷纷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向对方示意。对岸是消防队员,郝莉记得,消防员向他们抛掷绳索,抛掷了两次,他们让一位驴友尽量外探才接住。固定住绳索,把11名受困游客一个一个拉到对岸,耗费了约2个小时。

悉数抵达对岸后,郝莉等人在村民和消防队员的接应下,一行人返回了村里,到达设在民居的临时指挥部时,已是0点40分。

事发地未经开发、天气变幻莫测

此次事故发生前,西头村吕阳洞在外地人眼中并不危险。

南昌资深驴友李涛曾去过此地,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吕阳洞溯溪“一路基本是平地,两侧是矮丘陵,终点是个小落差瀑布,邻近瀑布有段200米长的爬升险路段”,算是亲子休闲级的徒步。

此次有两名群友遇难的“云端户外群”群主邱金勇也表示,西头村吕阳洞是南昌市周边最安全的一条线路,近几年户外运动兴起,因为这里“老少皆宜,交通相对也方便”,“多的时候一夏天有将近2000人去过”。

但在本地人眼中,这里尽管风景优美,但并未经过开发,不收门票,“谈不上什么景区”。西头村老人孙伯说,本村没什么人去吕阳洞,也就最近四五年,南昌等外地游客多了起来,因为有游客乱丢垃圾,村里在2015年收过每位游客5块钱“卫生费”,但也只收了这一年。

事发后,靖安县旅发委曾对媒体表示,涉事地点“不需要购买门票,是开放式的”。靖安县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此次出事的地点“不是正式景区,尚未开发。”

这里的旅游还处于较为原始的状态。高湖镇人朱雨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她曾和母亲来吕阳洞徒步观光,这里没有管理机构和路标提示,她们怕迷路,请了两位热心的西头村村民充当向导。

缺少旅游相关设施会带来安全隐患。田蕾事后才知道,在洪水到来之前,他们所在河道旁陡坡上方,就有一条通往村子的小路,但因为入口处没有任何提示信息,一行人当时浑然不觉。

7月23日,靖安县本地微博大V“靖安同城会”负责人樊涛告诉新京报记者,早在2013年,他们曾经组织吕阳洞溯溪千人帐篷节,共计有12个户外群联合参与,但这一活动并未持续下去。除了同城会本身业务不倾向于户外活动外,还有安全因素的考虑,“怕出事”。

在夏季,靖安县天气变幻莫测。黄鹂说,“从前院走到后院”的工夫,就能开始下大雨,“而等你走到家,雨没准儿又停了。”她记得,2017年8月份,几位村民沿溪清理垃圾,也因突降大雨被困在河对岸。

据靖安县公安局此前消息,2018年8月5日,在高湖镇西头村吕阳洞风景区,因突下暴雨,山洪暴发,上百名游客被困山中。最终经过营救,百余人被安全转移。

黄鹂说,今年雨水特别多,外来游客也因此没往年多。7月21日那天,天气比较奇怪,“天气预报是晴天,但就是那一下,突然就下暴雨了。”

在她看来,这次出事组织带队的领队负有很大责任,“夏季山里雨水多,天气变化快,组织带队的咋能不知道呢?不能够。”

组织者无旅游经营资质,运营不规范

7月6日,“云端户外群”群主邱金勇在论坛上发布了招募帖子,“7·21靖安吕阳洞寻找最美鹅卵石、溯溪休闲徒步(特价58元/人)当天来回”。

7月24日,邱金勇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溯溪活动,他一共招募了38人,每人收费58元,包括往返大巴车费、领队费、保险费。搜索网络信息可以发现,邱金勇从2017年起就开始发布类似驴友招募信息。

曾担任深圳登山协会领队的资深驴友赵明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有很多户外群、户外网站,这类组织很简单,报名者交钱后,组织者联系好车辆,告诉报名者集合出发地点或半途等车地点,把报名者拉到目的地,活动结束后再拉回来即可。

另一位户外群群主罗祥也表示,首次组群时,他们主要通过熟人相互拉人,形成一定人气后再发起户外徒步或出行活动,在群内发帖,号召群友报名参加,人满即走。

多位资深驴友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类组织缺少旅游经营资质,运营不够专业化。

赵明说,通过户外群组织的旅游目的地往往是较为原始的未开发之地,如山上、海边、溪谷等。但有些领队缺乏经验,参团的游客也算不上真正的“驴友”,而是男女老幼都有,因此很容易出问题。

罗祥也坦言,在组织报名阶段,他们不会对报名者情况进行严格审核。“身体不健康的,75岁以上老人,应该得有人陪着才行”,但一般情况下,他们“人满即走,大家都这么在干。”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溯溪是集登山、露营、攀岩、野外求生等综合技能于一身的一项全身运动,危险性较其他活动相对要高,需综合考虑溪流、季节、路线、装备、医药品等诸多因素,且应着溯溪鞋、护腿和防水衣物等专业装备。

但有村民表示,来玩儿的游客“穿什么的都有”,甚至有穿拖鞋的。郝莉说,驴友招募帖中提示了需要穿专业户外装备,当日他们一行七人都穿了专业的户外服装,但其他游客中有一半穿的是休闲服,不少人到了现场还换成了凉鞋或拖鞋。

当晚被围困在小山坡时,郝莉注意到,有少数被困驴友的鞋子已经丢失,只能光着脚。郝莉说,在来的路上,带队的女群主未提及任何安全注意事项,见到游客换鞋时也未做任何劝阻。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户外群的招募帖中,无一例外都会有免责声明,“如遇交通意外,虫叮蛇咬,摔伤划伤等等人身损害后果,组织者不承担任何责任”。

事发后,靖安县旅发委的工作人员曾对媒体表示,“俱乐部自行组织的活动,是不通过旅行社的,更无法监管。”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正规旅行社开展旅游业务需办理营业执照和旅游社业务经营许可证,受工商、旅游等多个部门监管。此外,正规旅行社还需要向相关部门缴纳20万-100万不等的旅游保证金。在组织游客出游时,正规旅行社除了可以为游客投保人身意外保险之外,还必须投保旅行社责任保险。

而户外群群主以个人名义组织驴友出行,由于不具备旅游经营资质,无法办理旅行社责任保险,通常仅会为驴友购买短期旅游人身意外险,保费2-10元不等,此次孟庆涛、田蕾夫妇的2元保险即属此类。

7月24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中国人保了解到,人身意外险对财产责任是不承保的,而旅行社责任险的保障范围比旅游意外保险大很多,不仅包括旅行社责任引起的游客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及相关费用的赔偿,同时也包括保险事故发生导致的诉讼费用和必要的施救费用等。

查询公开信息可知,此前,全国多地旅游局曾就“户外运动俱乐部”、资深“驴头”“以户外活动之名、行旅游活动之实”发出警示,提醒游客这是变相非法从事旅游业务,违反了旅游法律法规的规定。市民如参加此类“旅游”活动,发生纠纷或意外事件后,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户外群组织者的生意经

近几年,户外运动兴起,商机也由此产生。

罗祥介绍,对于户外群组织者来说,组织一次活动,最大的费用是包车。以他组织过的一个距出发点200公里内的短线项目来说,他向每位报名者收费68元,包括往返路费、景区门票和保险。包一辆35座的客车往返一趟需要花约600元-700元车费,以及300元燃油费。如果满座,他每趟能从中赚1000多元。

有经验的户外群组织者还会涉足长线项目。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有些户外群组织的异地长线项目是正式的旅游景区,为了能以低价进入景区,户外群组织者会与当地大型旅行社合作,每年向旅行社交一笔钱,以换取旅行社富余的团购价名额。

新京报记者在此次涉事的“云端户外群”活跃的论坛看到,群主邱金勇发帖组织的驴友活动,覆盖地近有靖安县、婺源等江西省内地市,远至青海、甘肃、贵州、湖北、四川等省。收费标准不一,低至几十元,高至数千元不等。相关费用均汇至邱金勇个人银行账号或支付宝账号。

很多户外群群主背后则直接是旅游公司的身影。资深驴友李涛告诉新京报记者,有些户外群的群主虽然以个人名义组织活动,但背后有旅游公司在推动,“我自己加的好几个户外群,都在同期推出一样的活动”。此外,群主们经常组织驴友参加正在试营业的景区,或者正在投建的景区。

“我原来参加过这种团,至少他们(群主)不会亏。”李涛说。

邱金勇此次的招募信息通过“南昌云端户外”微信公众号发送,该公众号账号主体显示为江西大洋旅行社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邱金勇是该旅行社的股东和最终受益人之一,占有12.5%的股份。

7月2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在西头村见到邱金勇,他和几个户外群群主正在配合警方调查,但并未被采取强制措施。

7月24日晚间,一位获救驴友告诉新京报记者,邱金勇在“云端户外群”露面并开展募捐。新京报记者获悉,事发后,南昌市多位户外群群主开展募捐活动,同时将此事定性为“实属人力不可抗拒之意外”。

据江西省应急管理厅发布的通报,遇难四名游客的遗体,在当晚及第二天早晨被陆续发现。两个年轻女孩儿是南昌一家公司的同事,1991年出生的方燕燕是江西人,出事后,她的遗体被家人接回了上饶老家。1993年出生的秦琴来自安徽宿州的农村,是家族第一个大学生。在事发前她给父亲发送的最后一条微信语音里,她提醒父亲小心中暑,“一两点,正是热的时候”。

(孟庆涛、田蕾、付春生、郝莉、李涛、朱雨、赵明、罗祥、方燕燕、秦琴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王文秋 张惠兰 实习生 金贻龙 汤子凡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