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最准确的计划软件

pk10最准确的计划软件

又一个乐视?冯鑫被抓,曾经400亿市值暴风集团深陷风暴,6万投资人何去何从

如名字一般,暴风集团正迎来狂风暴雨。7月28日晚间,公司披露公司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据媒体报道,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简称“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冯鑫麾下的暴风集团曾是资本市场上的一家明星公司,公司一度拥有400亿元市值。但祭出“DT大娱乐”战略后,暴风集团却四处碰壁。

暴风集团电视业务主体暴风智能近来陷入债务危机,暴风集团连忙与暴风智能“做切割”。7月28日,暴风集团披露了《关于放弃优先认购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此后暴风智能将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而早前通过杠杆模式收购的体育版权公司MPS因为破产清算,暴风集团亦被相关资方起诉要求赔偿。

冯鑫与乐视网实控人贾跃亭是山西老乡,两家公司业务上也多有重合,暴风集团与乐视网均涉足电视、影视、体育等领域,外界普遍将暴风公司称为“小乐视”。

400亿市值高光

冯鑫是山西阳泉人,其职业履历丰富。早年在北京金山软件公司历任市场渠道部经理、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后又出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直到2005年底,冯鑫开始创业,建立了北京酷热科技公司,也推出了暴风影音的雏形——酷热影音。2007 年初收购“暴风影音”,组建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冯鑫任CEO。

而彼时,山西襄汾人贾跃亭创办乐视网已有3年,两人因同乡关系屡屡被人拿来对比。

乐视网在2010年上市,凭借眼花缭乱的“生态化反”,乐视网在资本市场上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其市值更是一度高达1700亿元。成为创业板“一哥”。

冯鑫的暴风集团要稍逊乐视网一筹,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上市。最初发行价为7.24元,上市后曾创下40天36个涨停的纪录,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元。

业务上,两个老乡也想到了一块。乐视网致力打造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完整生态系统,业务包括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电视等。而暴风集团上市后即开始了名为“DT大娱乐”的扩张之旅。

公司2015年推出暴风魔镜和暴风超体电视,上线暴风秀场,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和甘普科技,建立 DT大数据中心,联手海洋音乐构建流量联邦,联手天象互动打造手游发行平台,以及孵化暴风云视频、暴风加油站、暴风私影、云朵TV 助手、暴风文化等项目。

冯鑫在2015年年报中表示,通过14个项目的布局,公司在内容、服务、商业三条线上完成了全球 DT 大娱乐战略的基本轮廓,布局完成60%。此后以VR、体育、影业、TV等业务为新的中心进行再布局,开始展开“多中心布局”。

2016年9月,暴风集团将 “DT大娱乐”的战略目标具象为“N421”的战略组织形态。在“N421”战略的指导下,公司以“PC、手机、电视和VR”四块屏幕为获取用户的核心平台,以“体育+影业” 为内容增长点,以DT作为技术手段提升公司的运营和变现效率,通过“N”个触角布局互联网业务,构建暴风泛娱乐联邦,实现公司“DT大娱乐”战略。

暴风影音官网将乐视网的链接排在暴风TV之前

来源:暴风影音官网截图

多线扩张惹祸上门

暴风集团上市后开启了软硬件一体化布局,开展了互联网电视业务即暴风电视。暴风电视(又称暴风TV)为暴风集团于2015年7月收购的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现为“暴风智能”)。

2016年暴风电视营业收入已占上市公司总收入的50%以上。公司主营业务由原来单一的以广告收入为主的收入结构发展为以电视业务、广告、增值服务等相结合的多元化业务收入结构。

但是,暴风智能作为暴风集团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环,业绩持续恶化却殃及上市公司。暴风智能2016年度至2018年度,亏损额分别为3.58亿元、3.20亿元、11.91亿元,合计亏损额达18.69亿元。

暴风集团2018年上半年亏损10.9亿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预计为2.3亿元-2.35亿元,亏损原因均指向暴风智能。

暴风集团的审计机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暴风集团2018年的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非标”审计报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指出,暴风智能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11.91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流动资产4.13亿元,流动负债16.55亿元。这些事项或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暴风集团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目前暴风智能现状进一步恶化,几近处于崩盘边缘。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注意到,目前暴风电视包括官网商城等销售渠道均已暂停服务。官网信息显示,暴风电视大量产品为“暂时缺货”“等待抢购”“已售罄”“因排产不足,下单请咨询客服”等,仅有少量存有现货。暴风TV CEO刘耀平在6月3日曾对媒体表示“公司账面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无法解决欠薪问题。”

来源:暴风TV官网截图

暴风集团5月23日在公告中称,5月22日,暴风智能管理层与股东召开股东会,正视暴风智能面临的困难,对现状进行分析讨论,提出新的发展战略与对策,股东对管理层的工作表示支持。

风险之下,暴风集团选择与暴风智能“做切割”。7月28日,暴风集团披露了《关于放弃优先认购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

暴风集团表示,因上述情况,公司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将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体育业务亦令暴风集团“头疼不已”。2016年,暴风集团参投的暴风体育决定收购世界顶级赛事版权的海外公司(MPS)的绝大部分股权。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设立总规模达52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基金会。其中,光大资本出资2亿元,光大浸辉出资6000万元,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成最大出资方。

2016年5月23日,浸鑫基金耗资52亿元人民币完成了对MPS公司65%股权的收购。然而不久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宣布破产清算。公告显示,该交易导致暴风集团产生了1.4亿元的权益性减值及4800万元的坏账损失。2019年5月,光大证券旗下公司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要求后者及冯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约7.5亿元人民币的损失。

据媒体报道,冯鑫此次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系在收购MPS融资中存在行贿行为,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相关的还有8名人员,其中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以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员,其中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毕士钧。

偿债能力存疑

多项危机之下,暴风集团的偿债能力受到考验。

7月25日,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两桩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分别为北京学之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摩柏时空广告有限公司,被执行人均为暴风集团,均涉及服务合同纠纷,案件涉及金额未披露。

来源:天眼查信息截图

7月2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院对两桩案件裁定终止执行程序,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暴风集团有三条失信信息,立案时间分别为今年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6月14日立案的案件中,暴风集团涉及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16.88万元,暴风集团“全部未履行”。

6万户投资者“踩雷”

冯鑫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最受影响的无疑是暴风集团的众多投资者们。

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注意到,暴风集团2018年末的股东人数为69931,而今年一季度末为69002。而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共有17家基金公司持有暴风集团股票,其中广发基金持有数量最多,共计32.42万股。

来源:WIND

而自今年3月以来,暴风集团股价长期走跌,前一交易日(7月25日)微跌至6.3元/股收盘,总市值为20.76亿元,较400亿元的历史最高市值而言,蒸发幅度惊人。

来源:WIND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