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极速赛车有计划软件吗

极速赛车有计划软件吗

源标题:7折兑付是“打骨折”?红岭的投资人太做了

来源:探长读财

清盘的红岭创投近期再次出现一个小插曲。7月17日,红岭创投发布《关于小额出借人一次性优先兑付的通知》。通知提出,满足小额出借人条件者,可按出借人资产收益权的7折进行一次性兑付。

7月22日,红岭创投发布公告称,22日兑付款专用账户余额新增1000万元,累计可兑付款5181万元。按照此前红岭创投的兑付规则,平台分配资金每满5000万元即兑付一次。截止7月15日,红岭总计实施了13次兑付。自5月份以来,红岭两个半月累计兑付9.5亿元,剩余待兑付1748339万元。

此前红岭披露的信息显示,红岭欠投资人的本金约为184亿元,而根据红岭此前公布的兑付计划,出借人全部出借款分三年兑付,第一年(2019年)兑付20%;第二年(2020年)兑付35%;第三年(2021年)兑付45%。

这意味着,到今年底,红岭需要兑付36.8亿,2020年底前兑付64亿元,2021年底前兑付82.8亿元。

整体看,在逾期平台里面,红岭创投在兑付安排、投资人沟通以及信息披露等方面做得是比较好的,红岭每个工作日会在社区里披露兑付账户汇款情况,提前通报兑付安排,这对稳定投资人情绪还是比较有帮助的,值得肯定。

但是,红岭改变最初承诺,对小额出借人一次性7折兑付的做法还是引起了不少大额投资人的不安和骚动。不少投资人认为,这是红岭打折收割大额投资人的先声,有部分投资人生气的表示,打7折是要把投资人

打“骨折”了。

不少投资人23日发帖称,红岭情况异常,迟迟不宣布下一轮兑付,是否有隐情?

事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还是红岭的投资人太傲娇?

探长注意到,从目前红岭回款的速度看,要完成预定的兑付计划还是有很大困难。目前红岭平均每月回款3.8亿元,但按照此前计划,要完成兑付计划,红岭2019年每月必须回款4.6亿元;2020年平均每月回款5.3亿元;2021年每月回款6.9亿元。

从不良资产催收的角度看,逾期资产催收越早回款越快,逾期越久,回款的成功率越低。2018年7月16日,红岭曾披露过一份资产质量简报,红岭撮合的借款标的底层资产分为三类:一是对公抵押类贷款。截止2018年1月31日,对公抵押类贷款余额73亿元,第三方评估结果显示,抵押资产对应的贷款本金抵押率约为59.32%。这部分应该是以房地产为主。

第二部分是对公非抵押类贷款。截止2018年6月30日,对公非抵押类贷款余额28.89亿元,其中上市公司贷款共计17笔,占比48.15%;新三板(优信贷)共计25笔,占比4.26%;其他民企共计14笔,占比42.15%。

第三部分为房易贷为主的零售贷款。截至2018年7月,存量房易贷业务5300笔共计54亿元。抵押物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占比76%;其他优选城市(省会、百强县等)占比24%。平均抵押率为59%。

这三部分资产里,房易贷为主的零售贷款应该是风险最低的,抵押类对公贷款风险次之,非抵押类贷款风险最高,这两部分涉及金额超过了100亿元。

非抵押类的借款风险不用多说,红岭这部分涉及金额近29亿元,且90%借给了上市公司和民企。上市公司本来是借贷市场上信用评级最高的主体之一,但是,不向银行、信托等机构借款,也不质押股票融资,沦落到借20%年利率的民间资金的上市公司,大概率是负债累累,亦无实际资产可供抵押。可想而知,这些借款的风险有多高。一旦上市公司无法偿还,借款基本成为坏账。

抵押类的借款风险如何呢?众多周知,红岭大部分借款都流向了房地产公司,而这部分放款时间大多在2014-2016年期间。公开信息显示,红岭创投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涉及法律诉讼336起,其中裁判文书153份,其中大部分诉讼涉及到红岭与房地产公司之间的借款纠纷,借款公司大都位于湖南、湖北、安徽、云南、贵州、河北等省份的二三线城市。

以红岭创投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和贵州开元嘉德置业有限公司6000万元借款纠纷为例,2015年5月8日,开元嘉德、红岭创投、贵阳银行齐兴支行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开元嘉德向红岭创投借款人民币6000万元,借款期限为18个月,即从2015年5月15日至2016年11月15日,贷款利率按月息1.75%计算,按月结息。然而,开元嘉德于2015年6月23日归还利息875000元、2015年7月21日归还利息1050000元,之后开元嘉德未再归还本息。

此官司一路由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打到最高人民法院,最后,红岭打赢了官司。贵州开元嘉德的四栋商品楼的在建工程及相关建设用地使用权可由红岭依法拍卖后用于支付6000万元本金及利息。该案于2019年1月份经红岭申请进入执行程序。

但探长注意到,贵州开元嘉德涉及诉讼几十起,既有建筑公司,也有购房人,还有其他民间借贷人,红岭的执行申请是否会引起其他债权人的异议,目前尚未可知。在最好的情况下,房地产烂尾项目走拍卖变现的流程也比较漫长。

再看红岭创投另一单房地产借款纠纷。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信息,红岭向云南立雄建材工贸有限公司、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借款2.5亿元,后者以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名下位于昆明新城高新技术产业基地B-4-20号地块的保税库227762.37㎡在建工程(12幢建筑物)和保税库60102.74㎡在建工程(4幢建筑物)抵押担保。其后两借款方无法还款遭红岭起诉,截至2018年6月30日,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调解书、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书确认:该项目欠红岭本金25000万元,利息17534万元(按年利率24%计),合计欠本息42534万元。

法院判决出来了,但红岭要拿到钱依然很难。红岭2018年7月曾在其官网披露了或则以不良资产处置进展,表示上述保税区地块及建筑物评估价值超过10亿元,贷款本金抵押率为24.98%。红岭预计2018年底会解决债权问题。

但实际情况非常复杂,2015年5月14日,昆明市公安局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以云南立雄建材工贸有限公司涉嫌贷款诈骗刑事犯罪为由,立案侦查。2014年7月和9月,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先后向昆明市农村信用联社借款8000万元和1.2亿元。

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裁决书显示,2013年至2016年期间,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罗成胜为了顺利拿到昆明高新保税库改扩建项目的贷款资金,先后三次送给云南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某25万元人民币。

2017年,中国银监会云南监管局发布公文称,昆明市农村信用联社办理信亿公司2亿元人民币贷款咨询业务存在贷款审批咨询不谨慎,其中8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出现对借款人交易合同的真实性调查、审查不尽职,依据虚假交易办理贷款,对信贷资金监控不力,流动资金贷款被用于固定资产投资及归还贷款。1.2亿元贷款存在的主要问题有违规向非涉农企业发放房地产业社团贷款,未按工程进度发放,部分项目贷款资金被挪用,在建工程抵押法律有效性不足,贷后管理不到位,未对借款人不按分期还款计划归还贷款的问题采取针对性措施。

在监管部门发现昆明市农村信用联社违规发放贷款后,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1日结清了上述2亿元贷款。2018年5月,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因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50000元;罗成胜因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

回到红岭的2.5亿元逾期贷款上,2018年2月,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云南信亿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名下有土地,该土地已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但该土地存在抵押、质押、租赁等交叉错杂的权利瑕疵需要与相关权利人核实对接,特别是土地性质是否合法等众多事项尚待核实,所以暂时无法处置。其余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所以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的案款64711351.60暂不具备执行条件。

简而言之,法院认为该土地存在抵押、质押、租赁等问题,红岭创投并非唯一的债权人,更重要的是,该土地性质是否合法依然需要核实。这意味着该笔债权最终能否收回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红岭相关的153件判决文书中,类似的案例很多,涉及金额少则数千万。实际上,这种现象并不意外。资质和信用状况俱佳的房地产企业有很多融资途径,且成本都不会高于15%,愿意接受20%甚至24%以上年化利率的民间借款的,大多是资信不佳或债务缠身,用于抵押的土地或建筑物也多半涉及较多司法纷争。这种情况下,敢放贷数亿也是很有勇气。

红岭大额标的的风控问题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红岭曾披露坏账大概有四五十亿元,将如此巨额的坏账完全归因为实体经济下行、房地产行业低迷很难说的通,更大的因素恐怕还是战略方向错误,风控不作为,以及内外勾结舞弊等。此前周世平也曾透露过只字片语,对外聘高管团队不满。但是,老周当初可是挖了40多位银行高管,专门做大标业务,据称最高年薪达2000万元。如此高昂的管理成本即便在金融业和一线房地产巨头极为少见。如今,留下遍地坏账和一个烂摊子,老周勇敢地挑起了整幅担子,说容易的投资人都是屁股没坐在老周的位置上,包括探长在内,需要反思。

当然了,和老周以往夸下的海口和塑造的“刚兑”神话比,老周又对不起很多投资人。要知道,在去年下半年和上半年,甚至在团贷网出事后,都有投资人冲着老周的拍胸脯,冲进去接了很多债转项目,很多投资人跟了老周很多年,可谓行业内最铁的粉丝。但在宣布逾期清盘后,老周很多举措都让投资人失望、怀疑和愤怒了。“刚兑”老周一步步后退,从最初宣布以全部身家保证投资人上岸,到不再提及红岭创投P2P之外的资产,近日又宣布对一次性小额投资人“打七折”兑付。老周已经不再是以往的那个老周了。

事实上,老周也很无奈啊。老周收购的上市公司深南控股一直不顺,老周当初收购和历次增持成本在10元-12元左右,如今亏损近半。6月份,老周质押给券商的部分股份被强行平仓,显然,炒股大户老周家里也没有余粮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份“被动减持”。老周的资金链一直很紧张,6月底,老周曾发朋友圈表示,将自己深圳益田花园一处260平米的房子卖了。此举引来不少投资人称赞。但老周并没有明确说明这笔资金的用途,也有投资人表示,实际上老周此前曾用该房产在红岭平台上借款,现在只是为了还款而已。如果果真如此,那老周真的是演技感人。

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投资人指望老周完全兑现当初的很多不切实际的承诺,有点不太现实了。如今,红岭兑付了不到10亿资金,已经窘态初现,未来三年的情形,大致是可以预料的,只是很多投资人仍然活在梦里。探长倒是觉得,如果老周愿意给予大额投资人一次性本金7折退出的机会,那真的是非常非常良心的做法了,但我觉得,恐怕是没有这么好的窗口了。

你们都来说说看,今时今日,愿意给予7折兑付的P2P老板算不算行业良心??不服我们评论里见。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