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分快三猜一个好

分分快三猜一个好

黄一灵|财联社

影视寒冬下,猫眼娱乐交上了一份看似还不错的答卷。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猫眼营收为19.85亿元,同比增长4.7%;净利润2.57亿,首次实现盈利。

然而,市场对于这份财报并不买账。8月16日开盘,猫眼迅速走低,一度跌近10%,截至收盘,报11.46港元,跌幅为9.19%。而发布财报前,即8月15日,猫眼股价大涨11%。

业绩与股价背道而驰,除股价已经提前反应之外,投资者对于猫眼还有何担忧?

票补减少的双刃剑

财联社翻阅财报发现,猫眼能扭亏为盈主要还是归功于票补减少。

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猫眼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达到15.2亿元,10.3亿元,14.2亿元和19.4亿元。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6.11亿元,同比减少46.7%,主要由于用户激励减少所致。

一家在线票务龙头的用户激励,就是我们理解的票补。

在此之前,在线票务市场格局未稳,猫眼也好,淘票票也罢,都在用票补抢占用户,争夺市场份额。这场票补大战直接导致猫眼业绩亏损,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猫眼娱乐的亏损净额分别为12.98亿元、5.08亿元、0.76亿元和1.38亿元。

如今,在线票务已经逐步进入存量竞争,双寡头(猫眼和淘票票)格局早已稳定,再加上政策引导,票补竞争自然放缓。

据新时代证券数据,电影票务的线上化率已稳定在85%以上,并逐渐向95%水平靠拢。行业中猫眼占有率达到约60%、排名第二的淘票票市占率约为34%。

猫眼CEO郑志昊在业绩电话会议亦上表示,票补下降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行业门槛变高,市场变得理性,行业格局趋于稳定。

但票补减少亦有利有弊。利就是公司用于用户补贴的市场营销费用大幅缩减,从而提高公司净利润;弊则是电影票价提高,导致观影人次下降,总票房减少,公司票务收入受到拖累。

这一点对于猫眼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从猫眼业务收入占比来看,在线票务收入仍充当挑大梁的角色。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线票务收入为10.83亿,同比下降5.70%,营收占比由2018年上半年的60.06%降至54.6%。

猫眼称,该減少主要是由于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合票房以及观影人次较2018年上半年有所減少。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内总票房同比下降2.7%为311.7亿元;总人次同比下降10.3%为8.08亿;平均票价同比增加3.0元至38.6元。

不能说电影票价提高,观影人次就一定会下降,但不可否认的是,早前充当票房增长主力军的小镇青年对价格敏感度较高,如果没有好电影,市场不会有增量观众来买单。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线票务渗透率目前虽已达到85%,但增速并不高。实际上,自2017年以来,在线票务行业增速便已放缓。

增速放缓,便意味着天花板已现。为了解决这个忧虑,猫眼近年来便也开始进行“渠道+内容”全产业链布局,寻找新的收入增长点。目前,除在线娱乐票务服务之外、猫眼还提供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和广告服务。

多元化布局也直接导致猫眼现金流承压。不过,上市后,猫眼的现金流压力有所缓解。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猫眼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4.51亿,应付账款和款项等共计20.72亿。而2018年末,猫眼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37亿)远小于应付账款和款项等(21.99亿)。

  与阿里大文娱正面迎战

2019年6月,猫眼娱乐与腾讯宣布成立“腾猫联盟”,将率先打造电影行业顶级宣发体系,共促剧集、现场娱乐、音乐、短视频等多个文娱产业链的长远发展。

2019年7月,猫眼再推出猫爪战略模型。据悉,该模型由猫眼全文娱票务平台等五大平台组成,服务于现场娱乐、短视频、视频、电影、文娱媒体、剧集、音乐、艺人KOL等全文娱产业链。

从这接连不断的动作不难看出,未来猫眼不再是单纯的票务平台,其战略目标是全文娱产业链,对标产物是阿里大文娱。这已经不再是猫眼的战斗,而是腾讯与阿里在大文娱领域的马拉松竞赛,尽管腾讯表示此次合作并非为了与阿里“对打”,而是腾讯与猫眼大多数业务能互补。

光大证券对此认为,腾讯在文娱与影视内容领域将与阿里大文娱展开对标竞争,这是猫眼的机会。猫眼及管理层必须利用“腾猫联盟”迅速扩张业务,证明自身成长性,才有机会获得后续更多的资源和流量倾斜。

目前,阿里大文娱旗下包括阿里影业、优酷、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网等业务版块。其中,阿里影业的业务板块包括互联网宣发、综合开发、内容制作等,在业务上与现阶段的猫眼娱乐基本相似。

综合来看,腾猫联盟和阿里大文娱各有千秋,猫眼在电影票务上牢牢占据老大地位,在电影投资发行上成绩更加亮眼、参与度更深,而现场娱乐阿里大文娱旗下的大麦网具有绝对性优势,且阿里“新基础设施”起步比猫眼早很多。

具体来看,电影投资发行方面,2019年上半年,猫眼主控发行出品12部电影,联合发行出品13部电影,共实现收入6.66亿元,同比增长18.7%,营收占比为33.5%,创历史新高。

而阿里影业便鲜少主控电影的发行和发行,其角色仅大多联合参与方。2018年以来,阿里影业先后压中《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绿皮书》等爆款知名电影,但由于其没有主控,其得到的票房分成非常有限。换而言之,阿里影业参投以及发行的电影能真正带来的利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赚到的名声大于利益。

在阿里影业2019年财年(截至2019年3月末)业绩报告中,阿里影业营收达30.3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其中以淘票票、灯塔为主的互联网宣发板块,在2019财年收入同比增长13%至24.64亿,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当然,由于影视项目的不确定性,参与越多风险也越大,再加上如果电影行业大环境走弱,猫眼受到的影响可能会更大。

现场娱乐票务方面,对猫眼来说,这是它寄予厚望的明星业务,现处于高速增长幼年期间。2019年上半年,猫眼现场娱乐票务GMV同比增长40.5%。

而据易观统计,在自营类主流票务平台中,大麦网的行业独占率和行业渗透率稳居第一,其占比远超位居第二、第三位的格瓦拉(猫眼旗下)和永乐票务。并且,大麦网的移动端百度指数高出永乐票务、聚橙网等平台,在行业内拥有十分明显的竞争优势及极高的用户关注度。

现在,猫眼有了腾讯音乐(演唱会)和腾讯游戏(电竞比赛)内容,现场票务能不能赶上大麦网呢?

光大证券表示,猫眼的下沉市场流量经营相比大麦有一定优势,且票务“高频带动低频”正在被业务数据验证。

但也有观点认为,现场娱乐实质是to B的市场,关键点在于票源,服务好演出商才是核心竞争力,猫眼服务演出商的能力还有待加强,与大麦网、永乐票务都存距离。且猫眼在现场娱乐的竞争对手不止大麦网一个,还有永乐票务、摩天轮等差距较小的竞品。

对于猫眼来说,其现在与阿里大文娱对抗的“底气”来自腾讯、光线传媒的加持,但不得不考虑的是,一旦猫眼和这些股东、合作伙伴的业务出现重合或冲突时,该如何平衡双方利益?

大环境承压,竞争对手强劲,猫眼未来的路注定是一场硬仗。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