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比特币价格三分赛车

比特币价格三分赛车

原标题:有孕妇票代上门退款被拒“罚站“!腾邦国际遭国际航协“封杀”四面楚歌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老盈盈 

曾经的深圳百强企业如今深陷漩涡之中。

8月21日,腾邦国际(300178.SZ)发布了《关于公司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偿的进展公告》,对于此前机票代理业务停滞的事情,腾邦国际表示经核查,公司及子公司涉及BSP(即开账与结算计划)欠款的主体共11家,截至目前已有9家收到终止通知。其余两家因国际航协ADM差错对账等工作尚在进行中,目前尚未收到终止通知。腾邦表示目前正与国际航协及相关金融机构积极协商,通过自筹资金、银行借款或启动保函方式,尽快清偿欠款。

就在这一份公告发布的前一周,数十位腾邦国际的机票代理商来到公司寻求退款。曾经的机票代理巨头如今沦落到遭国际航协“封杀”,机票业务全线瘫痪、票代上门追讨欠款的境地。就在记者来的这天,也有代理商前来商量退款一事,但均被拒之门外。

孕妇票代上门退款被拒门外

8月19日十点半左右,经济观察网记者来到位于深圳福田保税区桃花路9号——腾邦国际的总部。与上周代理商纷纷上门退款的情况相比,这天的腾邦总部显得冷清多了。一位wind资讯的客户经理一直站在大门外无法入内,他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腾邦国际对接他的人始终不愿意见他,据他了解目前腾邦资金非常紧张,今年他们应该不会再续约了。

下午两点左右,有两名腾邦的机票代理商来到总部要求退款,结果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无法进去。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他们跟腾邦国际合作达十余年,谁也没想到会出事。她们称自6月份初开始腾邦的系统就没办法出票了,只能停止合作,现在就是想把预付款和黑屏(一种订票系统)押金退回来。据了解,订票系统的押金大概在三万左右,预付款根据出票量来决定,每个供应商的情况都不同,她们的欠款金额不大。

原本腾邦的结算员跟他们说结算需要大概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款,但她们上周听说腾邦国际退了几位欠款金额不大的票代钱,因此她们也着急了,这次才找上门来。另外对于腾邦国际为部分代理商提供了解决方案,即根据一份名为《账户余额确认书》上显示,账户预存款和押金的退款安排将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期退款30%,分别于8月12日~14日每日退款10%,剩余金额按照每周一次分批付款,2019年9月30日前处理完毕。按照规定,办理后3个月退账户余额和黑屏押金。上述代理商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截止目前为止她们都没有收到退款,而且也没有得到这份确认书,这次来也是要让腾邦补开一份协议。

可惜她们在门外站了许久都不能进入,她们只能不断发微信给不同的结算员进行沟通。“对接我们的那个结算员已经离职了,其它的很久都不回微信,你看这里还站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就不能让我们进去么?”怀孕的女票代跟门口的安保说。然而截止记者离开,她们还没能进去。

8月9日,腾邦国际公告称,其及部分子公司因发生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BSP(BILLING&SETTLEMENT PLAN,简称“BSP”,即开账与结算计划)票款欠款行为(截至该公告发布日,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BSP票款欠款总金额合计约2.17亿元),致使深圳市腾邦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上海腾邦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腾邦商贸服务有限公司、武汉腾邦旅行社有限公司、深圳市腾邦差旅商务旅行社有限公司共5家子公司收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出的《关于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的通知》。

根据国际航协的有关规定,国际航协终止了与上述5家子公司签署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并取消上述子公司的国际航协认可客运代理人资格。

“崩盘”始末

腾邦国际的资金链一度非常紧张。自2017年5月起,腾邦国际实控人及董事长钟百胜、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就开始频繁进行股票质押。然而从2018年5月底开始,腾邦国际股价开始大幅下挫,2018年底,钟百胜的部分信托计划持股和腾邦国际员工持股计划的900多万股,双双被强制平仓。2018年9月13日,钟百胜已累计质押1426.89万股,公司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已累计质押1.38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77.88%。

为纾困,腾邦国际开始寻求外援。2018年10月,腾邦国际宣布,深圳市福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拟通过适当方式持有腾邦国际股份,成为其重要战略股东;12月,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再出手,联合福田投控针对腾邦集团及关联公司持有的福田保税区物业和土地资产,由各方协商确定最终交易价格,深投控、福田投控拟通过受让腾邦集团持有腾邦国际股票,成为腾邦国际重要战略股东。

然而苦等援军不至,纾困一事很快便没有了下文。腾邦想出了更换实控人的念头,企图保住上市公司。今年5月15日晚间,腾邦国际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及公司实控人钟百胜,与史进签订《表决权委托框架协议》,腾邦集团、钟百胜拟将合计持有的公司28.8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史进行使。史进现任腾邦国际控股子公司腾邦旅游集团董事、总经理。后续表决权委托正式协议的签署可能将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化,史进可能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然而这在外界看来,钟百胜此举有“金蝉脱壳”之嫌疑。

即便如此,腾邦还是“摊上大事”了。今年6月10日,腾邦集团1.125亿元的债券出现违约。随后,腾邦集团公告称因出售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等工作进展缓慢,无法及时回收现金流等原因,导致未按时筹措资金用于偿付该次债券利息。腾邦集团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腾邦物流大厦、赛格储运大厦、金仓利土地的抵押权银行申请顺位抵押,目前尚未收到各银行审批通过的通知。

如今,腾邦国际已是“四面楚歌”:国际航协“封杀”、银行追债。8月10日,腾邦国际及腾邦旅游收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传票》、《民事起诉状》等诉讼文书。因能及时偿付,富邦华一银行有限公司深圳分行诉求腾邦旅游偿还借款本金、利息及律师损失费共计2959万元,并且已向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腾邦国际相关银行账户。

8月15日,腾邦国际收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BSP(即开账与结算计划)欠款形成的时间、原因,清偿欠款的计划和安排,说明被国际航协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的影响及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等事项。

8月21日,腾邦国际(300178.SZ)发布了《关于公司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偿的进展公告》,该公告表示,腾邦及部分子公司因发生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BSP”,即开账与结算计划)票款欠款行为(截至2019年8月8日,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BSP票款欠款总金额合计约2.17亿元)。近日,腾邦及子公司深圳市腾邦航空服务有限公司、腾邦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成都腾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共4家公司收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出的《关于终止客运销售代理协议的通知》。

腾邦国际表示经核查,公司及子公司涉及BSP欠款的主体共11家,截至目前已有9家收到终止通知。其余两家因国际航协ADM差错对账等工作尚在进行中,目前尚未收到终止通知。公司目前正与国际航协及相关金融机构积极协商,通过自筹资金、银行借款或启动保函方式,尽快清偿欠款。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