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5年特种兵pk散打冠军完整版

5年特种兵pk散打冠军完整版

*ST步森搏命:减亏保壳、股东联名逼宫

斑马消费

范建

活着——是*ST步森2019年的唯一使命,留给它的时间已经不多。

今年上半年,公司归母净利润-432万元,虽同比大幅减亏,但对*ST步森来说,还远远不够。

内外环境对*ST步森保壳也极为不利。

一边,公司实际控制人、85后女董事长赵春霞,债务缠身、旗下互金平台“爱投资”爆雷,她遁走海外“养病”。

另一边,东方恒正通过司法拍卖,跻身公司第一大股东。最近几个月,东方恒正联合其他中小股东持续“逼宫”,要求罢免现有董事会、监事会成员,试图闪电掌权。

战斗将在9月2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打响,谁能赢得最终的胜利,目前还是未知数。

减亏保命

28日,*ST步森(002569.SZ)发布2019年中报:今年前6个月,公司录得营业收入1.81亿元,同比增长4.35%;归母净利润-432万元,同比减亏842万元。

情势依然紧急,如果不能在2019年实现盈利,公司就将退市。

斑马消费注意到,*ST步森业绩的增长,并不意味着主营业务的改善。

在营业收入微增的同时,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4.78个百分点,为28.87%,公司衬衫、西服、西裤等产品品类的毛利率同比均有较大幅度下滑。

报告期内,公司仍是以“步森”为主打品牌,进行商务休闲男装的生产和销售。线下主要采取直营和加盟相结合的模式,线上则通过与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合作。

2018年10月,公司投资宿迁京东之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尝试与京东联手打造京东步森-时尚生活体验馆,体验馆除了卖服装,还引入3C、图书、西装定制等多业态服务。

今年上半年,宿迁京东之家营收494.85万元,亏损98.39万。

前6个月,*ST步森12家主要控股参股子公司中,11家亏损,仅有杭州明普拉斯服饰一家盈利1.24万元。

公司减亏主要依靠对销售费用的缩减。

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为2433.96万元,上年同期为2810.31万元。另外,有几笔合计320.79万元的补助助攻——主要来自公司所在地诸暨市财政局科技扶持专项经费。

股东持续逼宫

因自身债务危机,公司原控股股东安见科技所持*ST步森22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被司法拍卖。

今年5月27日,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以2.84亿元拍得这部分股权,跻身公司第一大股东。赵春霞仍通过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上市公司13.86%股份,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目前,公司董事会成员均由安见科技提名,通过股东大会选任,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赵春霞。

6月21日,王春江受股东孟祥龙、张旭委托,李明受股东重庆信三威、张星亮委托,以及步森集团(上述股东合计持股14.70%),向上市公司联合发函,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公司董事会现有全部6名非独立董事以及两名非职工监事。

同日,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提案,提请重新选举董事和监事会成员,并提名王春江、杜欣等6名董事以及邓大峰、高鹏两名监事人选。

7月1日,上市公司回函表示,李明、王春江所获授权无法核实全部授权,公司现任董事及监事勤勉尽责、正常履职,要求罢免的理由不充分,因此,不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随后,联合提议人再将同样的函发往监事会。

7月5日,公司发布公告,监事会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相关董事和监事议案。

之后的8月14日、8月19日,东方恒正连续向监事会发函,要求在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其推荐的董事会和监事会人员。

监事会均以不符合《公司法》、《公司章程》以及不具备操作性等理由,不同意提交选举议案给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面对外部的各种不利舆论,8月22日步森股份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直指东方恒正逼宫背后存在阴谋。

声明称,东方恒正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始终未与公司现任董事和管理层沟通经营管理。张旭、张星亮均为一季度末出现的新股东;重庆信三威、孟祥龙均为2016年前实际控制人徐茂栋取得控制权后,随即成为公司股东。几方配合,目标直指公司董事会和控制权。

上市公司还表示,最近3年东方恒正曾被吊销营业执照,且未披露取得16%股权资金的来源,作为上市公司收购人主体资格存疑。

斑马消费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东方恒正2007年成立,此前为自然人李明的独资公司,注册资本30万元。

今年5月5日,股东变更成两个机构和两个个人,王春江为持股60%的控股股东,公司注册资本从30万元增至5000万元。

另外,天眼查显示,东方恒正的确曾在2016年被吊销营业执照。

徐茂栋余波

与*ST步森半年报同时发布的,还有公司收到法院传票的公告。

公司因为涉及深圳前海汇能民间借贷纠纷,而被列为8名被告之一。

借款人为天马轴承,借款行为发生在2017年9月,逾期本金2500万元,公司是担保人。

这,都是*ST步森控制权4年3变种下的恶果。

通过对商务男装品牌“步森”的运营,2011年步森股份登陆深交所。

2014年,股份解禁之后,原实控人寿彩凤家族快速减持。

2015年之后,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频繁易主,沦为各路资本玩家轮番炒作的“壳”。

2016年8月,“星河系”徐茂栋入主步森股份,虽然掌权时间不到两年,但几乎将公司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徐茂栋时期,步森股份涉及多笔违规担保,导致公司至今一直被诉讼缠身,索赔金额合计近2.37亿元。一旦败诉,对净资产不到3亿的*ST步森来说,将是致命一击。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