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源赛车计划

盛源赛车计划

“第一个爬上岸的人,有可能是游得快,也有可能是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但不管怎么样,只要爬上岸就露出了底裤。”8月25日,国内人工智能明星创业公司旷视科技在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一位业内人士对此评价道。

作为视觉识别领域“四小龙”(其他三家为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与云从科技)中最早IPO的企业,随着招股书的曝光,旷视科技公司收入、盈利状况等“秘密”也逐渐被揭开。而这些“秘密”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过去三年国内风风火火的人工智能创业画面,以及赢得无数光环与关注的人工智能明星创业公司的生存境况。

如今,关于AI,泡沫化、商业化困境、难有落地产品的话题屡屡被提及讨论,甚至“AI泡沫终将破灭”的观点占据一定市场。在这种情况下,旷视科技赴港上市以及其未来的股价走势,牵动了整个业界尤其是“大笔挥钱”投资人以及IPO追随者的神经。他们当中,未来或许有人会乐,或许有人会慌……

上半年巨亏52亿?

“四小龙”中,旷视科技是最早成立的(2011年)。据媒体报道,从去年(2018年)起,就一直有传言称旷视正在准备IPO,今年年初曾有多家外媒称旷视计划在美股IPO,随后转变策略,选择港股。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6年至2018年收入分别为6700万元、3.132亿元、14.269亿元,复合增长率为358.8%。截至2018年6月30日和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半年内,收入分别为3.05亿元和9.49亿元,同比增加211.1%。

但是亏损同样严重,2016年至2018年,旷视分别亏损3.428亿元、7.59亿元及33.51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及2019年6月30日止的半年内,亏损分别为7.29亿元及52亿元,同比增加613.3%。这意味着,近一年多来,其亏损增幅远高于营收增幅。

对于半年巨亏52亿,旷视科技招股书解释称,亏损主要是由于旷视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此次招股书中,旷视管理层认为能反映经营表现的财务数字是,2016年亏损9200万人民币,2017年亏损1.424亿元,2018年则扭亏为赢,净利为3220万元,2019年上半年盈利3270万。

或许迫于外界对于52亿亏损的关注与解读压力,在给媒体的资料中,旷视科技专门对52亿元亏损进行了解释。之所以在不同会计准则下亏损会有如此大的差别,主要原因是由于“可转换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处理带来的亏损,简单理解也就是它把投资人入股后增值的部分计算了进入,而不是业务亏损,融资越多、估值增长越多的公司越会录得大额亏损,到下一财年时,这些亏损将会消失。

业务隐忧

目前,旷视将业务分为三大类——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以及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

其中个人物联网包括Face ID及Face++开放平台等其他SaaS解決方案以及智能手机等个人设备解决方案;城市物联网,通过算法软件及人工智能赋能的传感器,将城市空间数字化;供应链物联网,包括智慧物流解決方案和智慧零售解決方案。

招股书显示,近3年来,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在三项收入中占比最大。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该项收入为1.68亿元、10.57亿元、6.95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53.6%、74.1%、73.2%。

第二大收入项为个人物联网业务。2016年该项业务收入4900万元,占总收入的72.5%。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是1.45亿元、2.7亿元、2.07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46.1%、18.9%、21.8%。

相比之下,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自2018年才产生收入,且收入规模不足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7%。2019年上半年,该项收入仅为4700万元。

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个月,旷视科技的前20大客户分別贡献总收入的44.7%及57.1%。这些客户包括金融科技公司、 银行、智能手机公司、第三方系统集成商、政府机构、物业管理者、物流公司等。

具体来看,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与截至2019年6月30日六个月,其五大客户合计分別占总收入的41.7%、24.9%、22.0%及34.1%。这些客户是中国智慧城市管理解决方案的系统集成商、中国智慧物流解决方案的系统集成商、中国电信服务供应商 。

有媒体分析,大客户的策略虽然能带来较大的订单金额,但存在客户谈判难、客户集中等风险。

招股书还透露了旷视的商业化难题。其中一个细节是,各个业务线的毛利率并不高。旷视的整体毛利率为64.6%,其中,占主要收入的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毛利率最低,为59%,个人物联网为87.2%(SaaS)和77.9%(个人设备),供应链物联网为62.8%。

据媒体援引一位关注AI领域投资人的表述,类似这样的企业服务业务,毛利至少应该保持在80%以上,“因为主要的成本是研发投入。”毛利率偏低的另一个原因,是旷视软硬件一体策略,加入硬件可以抬高订单收入,但同时会降低毛利,不仅如此,还会造成存货压力。

此外,旷视科技在优势业务上还面临着激烈的竞争。比如智慧安防业务,根基极为深厚的传统安防巨头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早已布局,同时也有新的巨头公司与创业公司不断投身其中,价格战的苗头时隐时现,对旷视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旷视科技在招股书也提到,“我们所经营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且在多个主要业务领域面对竞争。倘我们未能在现有或日后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则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会受到重大且不利影响。”

未来谁会慌?

AI在经历资本疯狂追逐后,曾引发“泡沫化”的质疑以及“泡沫破灭”的讨论。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自1956年被提出,这已经是第三次爆发了,纵观这波人工智能热潮,毋庸置疑,市场是存在泡沫的。

而对于人工智能前两个繁荣期中泡沫的先后破灭,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是业界和市场领域过于乐观而技术变现始终跟不上资本预期的结果。

当前这波人工智能或许面对同样的问题。多位业内人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资本在“泡沫化”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催化”作用,而最终衡量是否“泡沫”的标准是落地的产品。

李易曾有过这样的表述:投资往往跟着泡沫走,泡沫的背后是投资人击鼓传花式的游戏,伴随震撼人心一阵响过一阵的鼓点,估值就这么一轮又一轮地水涨船高起来。

一位不愿具名的某明星创业公司AI工程师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人工智能的火爆在一些程度上是被炒起来的。“有一些小公司趁着这个风口自我包装,搞点融资,可能最后也没什么结果。”他说,“但不能否认的是,如果这些公司能做出效果非好的产品,那么在工业市场还是能产生很大的利润和价值的,对这些公司的估值影响也会比较大。”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共计完成了九轮融资,总额约1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6.5亿元。

事实上,对于这类经历多轮融资的企业,业界一直有一种担心,多轮融资之后,最后进场的投资者是否还能够有投资回报并安全退出?

除了创始团队,旷视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是阿里巴巴集团。招股书显示,蚂蚁金服透过全资子公司间接共合持股15.08%,阿里巴巴透过淘宝中国间接共合持股14.33% ,阿里的持股比例接近30%。

有媒体分析,不少有巨头参与投资的公司,在上市之初都能获得高估值,但很难维持。毕竟,后期的发展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

不过,旷视科技作为AI的代表企业之一以及最早IPO的AI创业公司,其在上市后的走势也将影响人们对于AI企业的信心。旷视科技IPO拉开了一个序幕,而对于所有有志于此AI企业来说,真正的考验或许还没有开始。

(责任编辑:赵金博)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