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6码推波倍投

PK106码推波倍投

原标题:口腔里有大生意:千亿级市场规模 正畸行业医资待考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张潇尹     

“我觉得是时候了。”被问及民营口腔机构何时迎来“爆发期”,赛德阳光口腔创始人周彦恒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慨道。在成立赛德阳光口腔之前,周彦恒是北京大学口腔医院正畸科教授,他把自己创立赛德阳光口腔的初衷概括为“想在公立医院之外建一个名人口腔的医疗体系”。

而目前来看,公立医院以外的口腔医疗“江湖”早已风起云涌:泰康拜博口腔、可恩口腔等属于社会资本的连锁口腔医院相继成立,通策医疗(600763,SH)等A股公司高调进军口腔医疗,由牙科医生自己开设的口腔门诊部和口腔诊所更是不计其数。 

需求爆发 淘金千亿市场

在这门与口腔有关的生意中,入局者盯上的是一块大“蛋糕”。

平安证券于今年3月发布的口腔系列专题报告显示,口腔行业规模近千亿元,即将迎来黄金时代。2017年我国口腔医疗服务市场规模达931亿元。从2012年~2017年的复合年增长率来看,口腔医疗为16.22%,而整体医药制造业仅为9.36%。

值得注意的是,支撑起口腔医疗近千亿市场规模的并非“拔、镶、补”业务,而是种牙、正畸等典型的高价值项目。平安证券在研报中指出,消费升级下,种植和正畸是口腔行业的两座金矿,潜在市场规模均可达2000亿元左右。

事实上,正畸也正成为当前大多民营口腔机构的重要业务。通策医疗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的正畸医疗服务实现营收1.52亿元,同比增长24.24%,占主营业务收入的近两成。

而从赛德阳光口腔、泰康拜博口腔等多家连锁口腔医院的官网也不难看出,正畸业务的相关介绍均在官网的醒目位置。

周彦恒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随着近几年中国的人均GDP发展到一定水准,大家开始关注口腔健康,很多中等收入群体也有了牙齿矫治的需求。而牙齿矫治是一个有技术含量的治疗过程,同时国家也在提倡技术下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医资从院校、公立医院走向社会,结合社会资本去开设医疗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区别于其他口腔医疗行为,牙齿正畸似乎还带有一定的“医美属性”:其影响的不仅是牙齿,还涉及面部骨骼、颌面神经肌肉的平衡和协调,因此被贴上“变美”的标签。

目前来看,像很多网红产品、医美项目一样,“牙齿正畸”似乎也成了一种医美产品在社交网络上被“兜售”,“戴牙套是什么感受”、“戴牙套带来的容貌改观”等讨论均是知乎、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而小红书上关于牙齿正畸的经验贴更是不计其数。牙齿正畸的市场需求似乎正在苏醒。

平安证券研报显示,目前我国正畸市场规模在250亿元左右。长期来看,潜在空间可达到2000亿元级别。20岁~34岁成人正畸的市场空间约是5岁~19岁青少年的1.44倍。

竞争激烈 热门赛道难跑

市场需求的苏醒,同时带动了行业上中下游的发展及资本的参与热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一年的时间里,多起超过1亿元的融资发生在口腔医疗领域。如泰康拜博口腔获得泰康保险集团20.62亿元战略性投资;美维口腔医疗获达晨财智3亿元A轮融资;为口腔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平台商“博恩登特”完成数亿元D轮融资。

对此,大一资本董事长王文博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随着中国老龄化加剧,医疗行业将高速增长,“医疗行业一直是资本关注和布局的产业,其中口腔医疗作为细分子行业,市场化相对充分,是近两年热门的投资标的”。

值得注意的是,口腔诊所的投资门槛并不高,一位开设个体口腔诊所的梁医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其所有的口腔诊所设有五个诊室、一间手术室和一间技术室,资金投入在300万元左右。

较低的投资壁垒加之医生多点执业的体制“松动”,催生了诸多个体口腔诊所。《2018年口腔连锁行业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国内所有正规口腔医疗机构中有20%是公立机构,0.6%是连锁专科医院,6%是连锁诊所,剩余73.4%均为个体口腔诊所。

而个体口腔诊所“林立”导致的直接结果是:民营口腔机构中尚无龙头口腔医疗品牌出现,三四线城市的小口腔诊所林立,给牙科连锁公司的渠道下沉带来了巨大挑战。

同时,各个连锁口腔机构的经营模式不一,如美维口腔通过“事业合伙人”模式,携手区域优势口腔品牌,为自身品牌赋能并实现旗下各品牌的个性化发展,但美维口腔对旗下品牌的管理问题饱受消费者诟病;而泰康拜博口腔通过直营的方式在全国进行布点,但这种“重资产模式”使其连锁化进程较慢。

竞争比想象中的更激烈,除了不断涌现的口腔医疗机构,阿里健康、新氧等平台也纷纷入场布局。

去年9月,阿里健康在其口腔板块与矫正品牌隐适美合作,共建口腔内容在线平台。早前,阿里健康向牙科诊所开放入驻,以此连接上下游;而“医美第一股”新氧也于今年切入齿科领域,招揽了一千余家口腔医疗机构入驻。 

泥沙俱下 行业医资待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市场、资金、机构均已就位,但口腔医疗行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医生供给不足。作为口腔医疗领域的核心资源,当前我国每百万人口拥有的口腔医生数量仅为137名,远低于发达国家500名至1000名的水平。

细分到口腔正畸领域,医生资源更是少之又少。周彦恒告诉记者:“正畸是口腔领域最专业的一个分支学科。一名正畸医生出师通常需要五到六年的时间,经历从本科到硕士和博士的训练,才是系统培训过的正畸医生。” 

同时,周彦恒表示,当前数字化正畸技术的渗透,对口腔医生来说也是一大挑战,“以隐形矫正为例,据我的经验估计,需要一到三年的系统学习和培训才能够真正掌握隐形矫正技术。如果是那些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全科口腔医生,我觉得(培训的)时间会更长”。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口腔正畸行业中尚无衡量口腔正畸医生专业程度的统一标准,只要有医师执业证书便可作为正畸医生上岗。而有些开设口腔正畸项目的医疗美容机构走的依旧是以往“兜售”水光针、除皱针等医美产品的老路子:对患者进行首次正畸面诊的是机构咨询师而非正畸医生。

8月19日晚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患者身份咨询某医疗美容机构的口腔正畸项目,并试图了解机构正畸医生的基本执业信息。但相关客服对医生资质并未作任何介绍,而是反复说服记者去机构进行线下面诊。但当记者问及线下面诊是否要同相关医生进行预约,该名客服则称线下面诊由机构咨询师主持,需要通过咨询师联系医生。

周彦恒强调称,口腔正畸是医疗行为,医生才是治疗的主体。“以隐形正畸为例,这个技术只有通过医生才能够诊断、设计,因为移动牙齿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需要正畸医生靠其经验来进行判断和修正。国外有些公司直接在商场里让消费者进行口腔扫描,然后做出矫治器让消费者使用。这种正畸模式会带来各种医疗风险,比如牙根、牙周治疗的问题。”周彦恒称。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