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五码二期计划软件

pk10五码二期计划软件

原标题:大股东占用巨额资金后突然失联、破产,上市公司追讨面临棘手难题

如何解决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留下的违规担保、资金巨额占用问题,是一个棘手问题

利用违规担保、共同借款、直接借用等手段,占用、转移上市公司数亿乃至数十亿资金后,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却突然破产、失联——层出不穷的大股东资金占用,正在引发连锁反应。

ST银亿(000981.SZ)8月24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将所持有的康强电子约7400万股,扣除质押部分外,作价4.8亿元,转让抵偿对该公司的4.8亿元资金占用。最多时,控股股东曾占用ST银亿22.48亿元资金,但此前已经归还约3.1亿元,而其控股股东已在6月14日申请破产重整。

但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有这样的运气。与ST银亿一样,*ST高升(000971.SZ)、*ST信通(600289.SH)、*ST保千(600074.SH)、天翔环境(300362.SZ)等多家公司都存在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问题,且资金占用金额巨大。问题暴露后,大股东在没有拿出解决方案的情况,就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不仅如此,大额资金占用败露后,部分公司的大股东还玩起了“失联”、直接破产的游戏。如*ST高升,为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已于2019年7月被法院裁定破产,第二大股东持有的部分股票,也被司法拍卖。而*ST保千原实际控制人则已“失联”近两年,暂停上市前部分股份也被强制划转。

如何解决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留下的违规担保、资金巨额占用问题?这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巨额占用后突然破产

8 月 23日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传票,于平、翁远、许磊等三人,以程序、表决方式违反公司章程为由,向湖北仙桃法院起诉,请求撤销该公司第九届董事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决议。8 月 6 日,法院已就此立案,将于9月 17 日开庭审理。

于平、翁远等、徐磊等三人,均为*ST高升重要股东,分别持有后者8.27%、8.27%、1.47%的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18.01%。此前的8月2日,经董事长李耀提议,*ST高升董事会决定,解聘其总经理魏江。但十一名董事中,有四名董事提出反对意见,其中即包括许磊。

在此次冲突爆发前,*ST高升的第一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蓝鼎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下称“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已在2019年7月先后进入破产程序。公告显示,7 月 8 日、7 月 11日,因资不抵债,宇驰瑞德、蓝鼎实业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一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宇驰瑞德和蓝鼎实业分别持有*ST高升14.57%、13.37%股份,两者同由*ST高升实控人韦振宇控制。随着宇驰瑞德、蓝鼎实业的破产,让*ST高升的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成为棘手难题。

*ST高升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韦振宇、第九届董事长李耀,未经批准、授权,多次私自以公司的名义作为,共同借款人或担保人,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实际控制人关联方的融资提供担保,涉及总额为23.5亿元,余额为17.7亿元。 截至2019年3月14日,上述违规担保、资金占用总额,合计仍有约15.5亿元没有解决。

实际控制人或大股东破产、资不抵债、出境不归后,给上市公司遗留大量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的不在少数,ST银亿、*ST信通、*ST保千、天翔环境等多家上市公司都出现了类似问题。

ST银亿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4月底,其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约22.48亿元。6 月 14 日,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已申请破产重整。

与ST银亿相比,*ST信通、天翔环境等公司情况更为糟糕,大股东占用的巨额资金,至今没有拿出解决方案。

*ST信通2018年年报显示,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其资金共计5.88亿元,该公司为此全额计提了4.69亿元减值准备。根据2019年4月披露,该公司涉及与控股股东债务纠纷相关的担保债务,累计本金总额高达 48.3 亿元。此前的2 月 22 日,其控股股东已经决定重整。

天翔环境的大股东,虽然没有破产重整,但情况也不乐观。该公司8月23日的风险提示公告称,截止 2019 年 3 月底,未经审计净资产为-2204万 元,若年末无法改变净资产为负,或继续被审计机构出具否定、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将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另外,该公司还存在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若大股东无法偿还,公司需计提减值准备,也会触发净资产为而暂停上市。

年报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天翔环境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24.31亿元。该公司在上述公告中称,其大股东目前已经资不抵债。2018年12月其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该公司进行重整,以解决控股股东资金占用。

金蝉脱壳

从表面上看,于平等三人向法院起诉,是为*ST高升刚刚解聘的总经理魏江“出头”,但实情却可能并非如此。

在此次内讧之前,李耀、魏江各有不同的任职经历。披露信息显示,从2013年10月起,李耀开始担任北京文化硅谷资产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文化硅谷”)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2018年3月任*ST高升董事长、总经理,而文化硅谷为该公司大股东关联方;魏江此前则在中国网通、中国联通任职,李耀2018年12月辞去总经理职务后,魏江才在当年12月12日接任。

除了上述违规担保、资金占用问题,*ST高升的类似问题还在不断暴露。7月27日公告显示,2018 年 6 月 25 日,文化硅谷与北京北洋博天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博天商贸”)签订借款协议,向后者借款6415 万元, 期限90 天,年利率为 24%,*ST高升、韦振宇及其关联方,为借款提供担保,2018 年 9 月 30 日展期后,文化硅谷又新增借款 6414 万元借款,但文化硅谷到期后没有偿还,导致*ST高升四家子公司的股权被查封。

危机愈演愈烈之际,宇驰瑞德、蓝鼎实业在破产时,却未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的后续处理,做出任何善后安排,*ST高升也未对此进行任何披露。不仅如此,蓝鼎实业还试图金蝉脱壳。

7 月 22 日 至23 日,深圳中级法院对蓝鼎实业持有的*ST高升5536万股进行拍卖,最终由深圳前海高搜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31亿元的价格拍得。拍卖后,蓝鼎实业持股数量、比例,分别降至9017万股、8.28%。

轰动一时的*ST保千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与*ST高升如出一辙。根据披露,公司当时的实际控制人庄敏,以对外投资并购、应收账款、预付账款等方式,转移上市公司资金,合计金额达到73亿元之多。

2017年9月4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汇丰银行深圳分行突然冻结了*ST保千的定增募集资金7272.8万元,庄敏占用、转移上市公司资金随之东窗事发,其本人也随即“失联”,再也没有现身。

时隔一年多之后的2018年,庄敏占用、转移上市公司资金的真相,依然云遮雾绕,*ST保千在年报中称,庄敏依旧失联,该公司就此向监管部门、公安机关报案,将相关情况及证据材料,移送至监管部门、司法机关进一步核查。

但颇为蹊跷的是,事情败露后,庄敏却在2017年11月15日将持有的6.09亿股、占比25%股份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不可撤销的委托给一个名叫周培钦的自然人行使。2018年、2019年,经两次司法划转后,庄敏持持股数量减少了约1.68亿股,周培钦实际行使表决权的股份比例降至 18.11%。

占用资金何时能还

在实际控制人、大股东破产、资不抵债、失联的情况下,如何解决其留下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问题,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

在上述出现类似问题的上市公司中,ST银亿的情况相对较好。根据该公司披露,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此前已偿还占用资金1.4亿港HKD(折合人民币1.23亿元)、1.88亿元人民币。8月24日公告显示,银亿控股又以所持康强电子7400万股,抵偿4.8亿元资金占用,剩余约14.5亿元尚待归还。

而天翔环境、*ST高升、*ST信通就没这么幸运了。天翔环境、*ST信通都将希望寄托在公司自身、控股股东重整上。天翔环境称,大股东的资金占用,为无抵押担保的债务,在债务清偿顺序上处于末位,虽然2018年12月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重整,以解决控股股东资金占用。如公司无法重整,将因大股东无法偿还占用资金而计提减值准备。

*ST信通则在此前公告中称,实际控制人曾承诺优先偿还上市公司债务,但由于其已申请破产重整,承诺是否能够实际履行,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截至目前,*ST信通尚未披露实际控制人重整方案。

而*ST保千、*ST高升两家公司,对于如何化解资金占用,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目前尚无任何安排。而*ST保千所采取的的“追讨”措施,是否有效也存在不少疑问。

该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称,该公司采取的措施,是“敦促庄敏尽快回到公司,陈述有关涉嫌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事项,配合公司核查,并协助追讨相关损失”。但给公司又称,监管调查尚在进行,涉嫌资金占用的性质、金额,尚待监管最终认定。

无论是天翔环境,还是*ST保千、*ST信通,都已深陷困境。其中,天翔环境2018年年报已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截至2019年3月底的净资产已为负数,*ST保千、*ST信通已被暂停上市。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